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無法避免的結果 醫師是否仍要負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1 十一月 2017 08:12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案例:

小米另罹患胰臟腫瘤,醫師建議切除,以絕後患,但手術後,小米因發生嚴重腸沾連的後遺症,心生不滿,乃起訴主張醫師手術未盡告知義務,且手術過程中僅置放防沾連膜有缺失,致其術後發生嚴重腸沾黏的後遺症,向醫師及醫院請求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解析:

按刑法第14條第1項所謂應注意,是指客觀上有注意之義務,亦即客觀上有避免結果發生之義務,簡單的說,過失就是行為人對於犯罪構成要件的事實可以認識而未認識或疏於認識,導致可以預見以避免危險之結果發生,而具有可歸責性。所謂能注意,是指避免可能性,亦即有避免發生之可能性。所謂不注意,是指未為避免的行為,亦即未採取一定的行為避免結果之發生。

應注意乃醫師之法定義務,譬如,醫師應知悉醫療常規,及可能併發的後遺症。能注意係指醫師的注意程度,酌其標準係以一般人應注意之標準為標準(善良管理人之注意)。但因醫療行為具有不確定性及複雜性,仍須斟酌醫療當時之醫療專業資訊,具體個案裁量人體機能隨時可能出現不同病況變化等因素,就醫學中心、區域醫院、地區醫院與一般診所;專科醫師與非專科醫師;一般門診與急診之不同,分別區分注意程度的不同。現代過失犯理論已由預見可能性之違反,趨向於迴避義務之違反。因此,醫療行為是否有過失,不能單指客觀注意義務之違反,仍須判斷主觀上是否預見結果發生之可能性,並已經採取迴避危險發生之措施。然而,並非所有的醫療都能預測,進而採取必要的迴避措施。一般而言,醫療事故,以本質上是否具有可預見性(prdictability)及是否具可迴避(preventability),可區分三種:

(一)醫療過失(medicalnegligence)

(二)醫療不幸(medicalmishaps)

(三)醫療意外(medicalaccident)。

(1)醫療過失,係指具結果預見可能性,及具結果迴避可能性者,應注意,能注意而未注意。(二)醫療不幸,係指具結果預見可能性,但無結果迴避可能性者。臨床上指的是「醫療併發症」或「藥物副作用」兩種情況。(三)醫療意外,係指無結果預見可能性,且無結果迴避可能性者。臨床上指的是「疾病合併症」或「藥物過敏反應」兩種情況。醫療不幸及醫療意外即為所謂的「醫療風險」,因兩者皆無結果迴避可能性,故醫療風險為過失理論中的「可容許危險」。因其發生為醫學上難以預見者,故醫師並不負說明義務。換言之,醫師的說明義務,應限於醫師所能預見者,始有可能為之,並非漫無邊際或毫無限制。若病情變化之機率極微,且其發生為醫學上難以預見者,即所謂「醫療不幸」或「醫療意外」事件,醫師並不負說明義務。就醫學觀點而論,腹部手術所造成之腸沾連,為腹部手術後「無法避免」之併發症,亦為造成腸阻塞最常見原因之一,惟腸沾連之程度是否會造成病人有腸阻塞症狀之機率,係屬「無可預測」。既然無法預測,醫師就不負告知義務。換言之,醫師只要進行手術過程中,有置放防沾連膜即符合醫療常規而可免責。

 
借錢不成就縱火 犯什麼罪?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9 十一月 2017 10:16

【案例】

阿豪是一間家具公司的送貨司機,老闆看他工作很勤奮,也很認真,除了每個月5萬元的薪水外,有時營業額較高的時候,還會再多給他一些紅包。不過,阿豪最近因為跟太太離婚的關係,心情不好,沒想到,阿豪在朋友的慫恿下開始吸毒,染上毒癮後,阿豪上班開始遲到,送貨後也經常不知去向,老闆體諒他剛離婚,心情不好,也只是告誡他一下。不過,因為吸毒的關係,阿豪開始花錢如流水,每個月的薪水總是不夠用,開始用各種藉口向老闆借錢,3千、5千、1萬的借,總是說從下個月的薪水扣抵,日績月累下來,積欠了將近30萬元了,老闆也從來沒有跟他催過錢,阿豪得寸進尺,這一次又開口跟老闆要借5萬元,老闆只好勸他:「我能幫得了你一時,幫不了你一世,你再這樣吸毒下去,你的人生會毀了。要是我再借你這一筆錢的話,只會害了你。」沒想到,阿豪竟然跟老闆嗆聲:「沒有關係啊!你捨不得這5萬元,5萬元是小錢,你滿公司的家具,廠房加家具總要1、2千萬元吧!你們又住在公司裡,萬一發生火災了,你的損失會很慘重,錢財事小,人命可貴啊!不要因小失大!到底借還是不借?」老闆雖然明知阿豪在恐嚇他,但也沒有跟他計較,只是堅持不肯再借錢給他。當天凌晨公司竟然真的發生火災,整個廠房連同家具付之一炬,還好老闆跟家人及時逃出。警方跟消防鑑識人員到場調查後,老闆也告訴警方:阿豪前一天下午曾經借錢不成恐嚇他的事。但警方去詢問阿豪有沒有縱火?阿豪死都不認,還說這搞不好是電線走火,怎麼能推到我頭上。我昨天下班後,就直接回家,因為心情不好,我喝了幾瓶啤酒後,就昏昏大睡,一直到今天早上才起來,我也是要上班時,才看到工廠失火了。

現場都燒成灰了,有辦法判斷是意外失火?還是有人縱火嗎?如果是縱火,又是誰縱火?

【解析】

雖然火災現場已經燒成灰了,不過,凡是走過必留下證據。消防鑑識人員從火場廠房鋼樑倒塌的方向、火燒過後產生的V字型痕跡等跡證,先找到起火點,在起火點也找到汽油燃燒過的反應,也就是說有人拿汽油縱火。接著警方又在附近加油站的監視器,調閱到半夜11點多時,有錄到阿豪騎著機車(錄影畫面也看到車牌號碼),先把機車的油箱加滿後,又拿著保特瓶要服務生加滿油,警方接著調閱沿路的路口及店家監視器,又發現阿豪之後,就去便利商店買打火機,之後,又騎著車到了廠房附近,雖然沒有直接拍到阿豪點火的畫面,但警方調查相關的證人後,確認阿豪沒有抽菸,那三更半夜買打火機及汽油做什麼?更何況,就是他借錢不成恐嚇老闆要放火的,顯然也有動機。再加上,阿豪半夜明明是到加油站買油,又說謊辯稱他在家睡覺,顯然阿豪的嫌疑很大。警方提示這些調查的證據後,阿豪終於認罪。阿豪借錢不成時,對老闆嗆聲時所說的話,雖然沒有一個字說要縱火,但從前後文來看,就是說:「你如果不借我這5萬元的話,公司有可能會發生火災,也就是說有可能會被縱火」,這個部分會構成恐嚇或恐嚇取財罪。另外,阿豪實際上又真的去縱火了,這個部分會構成縱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罪,因為老闆及家人住在裡面,縱火有可能造成人命的傷亡,所以這是無期徒刑及7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

(劍無鋒律師事務所李殷財律師)

撰文:李殷財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犯罪所得如何認定?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8 十一月 2017 13:23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黃馨瑩律師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依司法院院字第2140號解釋,所謂「犯罪所得」係指「因犯罪直接取得者而言,變賣盜賊所得之價金,並非因犯罪直接所得之物…」。然上開實務見解因認定犯罪所得之範圍過狹,無法確實剝奪犯罪行為人之不法利益,故我國刑法於104年12月17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修正刑法「沒收」專章,並於105年7月1日施行修正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將「犯罪所得」認定擴大包含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上利益及其孳息。

然應否計算犯罪行為之成本,並自「犯罪所得」中扣除之?依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立法說明五、(三)「…基於澈底剝奪犯罪所得,以根絕犯罪誘因之意旨,不論成本、利潤均應沒收。」等語可知,立法者乃採取「總額原則」,即「犯罪所得」無須扣除犯罪行為之成本。

且依我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70號判決要旨,「犯罪所得」之沒收類似不當得利之衡平措施,非屬刑罰。故法院計算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所得」,並非計帳須分毫不差,如有該案卷存事證資料可憑,並於判決理由內就法院認定「犯罪所得」結果之依據為相當論述、說明時,犯罪行為人即不能遽指法院計算之「犯罪所得」有誤而違法。

至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新增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宣告或酌減之。」規定,乃所謂之「過苛調節條款」。此條款固可用於調節「犯罪所得」採「總額原則」未扣除犯罪行為成本,致「犯罪所得」認定對犯罪行為人過於嚴苛之情況,惟是否適用實屬法院得依職權自由裁量之事項,縱法院未依此條款予以調節,亦難指法院有何違法之處。

而我國為落實犯罪所得之剝奪,防止債務人進行脫產,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後之刑法「沒收」專章已然將「沒收」獨立於從刑之外,且「犯罪所得」之沒收,僅須得自「違法行為」即可,不以犯罪行為人之犯罪行為經定罪為必要,故犯罪行為人已不若以往得輕易保有「犯罪所得」。

 
手術、麻醉同意書 是否限於書面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4 十一月 2017 08:14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小蘭罹患胃食道逆流,極為嚴重,醫師建議施行胃摺疊術手術,但因小蘭另罹患胰臟腫瘤,為良性腫瘤,醫師建議一併切除,以絕後患,經醫師多方勸說,表示不會有後遺症,小蘭勉強表示同意。手術當日,護士拿給小蘭簽的「手術同意書」上僅記載「胃食道逆流、胃賁門摺疊成形術」,麻醉同意書亦僅記載「腹腔鏡胃摺疊術」,並未記載要施行胰臟腫瘤部分切除術。

但手術後,小蘭因發生嚴重腸沾連的後遺症,心生不滿,乃起訴主張醫師未經取得其同意擅自將其良性胰臟腫瘤切除,向醫師及醫院請求損害賠償。有無理由?

解析:

本案所討論的問題是,醫師的告知義務是否要以「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為之?若無該等文書如何證明已經盡了告知義務?

按醫療法第63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說明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之併發症及危險,並經其同意,簽具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始得為之。但情況緊急者,不在此限。

另醫療法第81條規定:醫療機構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再醫師法第12之1條規定:醫師診治病人時,應向病人或其家屬告知其病情、治療方針、處置、用藥、預後情形及可能之不良反應。

由上開規定可知,除醫院實施「手術」,須以書面徵得同意方式為之,關於告知義務之履行,解釋上以口頭或書面為之均無不可。換言之,「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這類文書記載,只是一種證據的表現方式,雖然這類書面沒有記載,還是可以拿其他證據來證明醫師於手術前曾進行告知義務。

例如,在病歷上有作記載,或醫院「開刀房排程系統」之歷史排程電腦有過紀錄,都可以拿來證明有進行過告知。但這些資料都是屬於醫院內部的資料,發生糾紛時病人難免會爭執這些資料的真實性。次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前段定有明文。由於醫療關係,病患與醫院、醫師之資訊地位不平等,病患醫療知識絕對不如醫師,且病歷掌握在醫院及醫師手上,有嚴重的「證據偏在」一方的情形。

因此,司法實務上對於醫療事件侵權行為的舉證責任,無論是醫療過失或者違反告知義務,經常會採取舉證責任轉換的理論,要求醫師或醫院就其無過失負舉證責任,而非病患對於醫師或醫院的侵權行為成立要件負舉證責任。

所以,為避免不必要之困擾,最妥當的證明方法還是「手術同意書」及「麻醉同意書」這類文書。因此,醫院(包括醫師、護士或其他人員)在交付該類文書給病患或家屬簽名,務必要多加注意。

 
辦案不能憑直覺(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3 十一月 2017 08:1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筆者2、30年辦案過程中,歷經的院檢司法人員已不知凡幾。總感慨雖屬同一個司法官訓練所結訓出來的檢座、法座。但是,法律思維與應用,辦案的能力,卻有不同的差異。

有些能力強,辦案用心的司法人員,所寫出來的書類,論理環環相扣,符合法理情的邏輯思考,難以挑剔。尤其是,在調查證據發現真實上,更是鉅細靡遺,不放過任何有疑問的環節,令人十分敬佩。

記得曾受任一件公然侮辱案件,檢察官起訴的證據是,告訴人在警偵的指訴歷歷,並有4位證人在警詢筆錄的證詞為憑,從證據的評斷,可說人證齊全,被告焉得免責。

我接案時,看了起訴書證據欄,竟是告訴人指證歷歷與4位證人證述綦詳。我告訴委託人這樣的證據很難辯解無罪,是否要自白犯罪,求得法官輕判。沒想到委託人竟堅決否認犯罪,不知道告訴人等為什麼會亂說話。

我告以司法人員的證據經驗法則,通常認定告訴人不會誣告,證人不會作偽證,除非你與他們有仇。委託人則說,雖有爭執,但是沒什麼深仇大恨,實在是不知道他們為何會來誣指他!

果真一開庭法官就告知我,4位證人齊聲指證歷歷,「曾大律師,這還需要辯嗎?」我回答以,證人警訊筆錄雖同時指認被告有出口侮辱告訴人。但是,依據我當檢察官的經驗,不可能4人的供述竟是一模一樣的內容,違反經驗法則的筆錄,必有隱情,我相信被告所告訴我的,他沒出言侮辱告訴人。

幸而,法官未再憑直覺判斷,認為我的辯護有道理,而傳訊4位證人到庭,縝密的調查證據,果不其然,4位證人皆說未看筆錄,是警員製作好內容,要渠等簽名,並表示根本未目擊被告有何侮辱告訴人之行為。這樣的起訴,問題容係出在檢察官直覺上,太相信警察不會製作不實筆錄。

(待續)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8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