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淺談累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8 一月 2019 07:4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最近在網路看到法操素司想傳媒一篇【大法官會議說明會】刑法「累犯」規定有沒有違憲?的文章,讓我想到寫這篇文章的動機。

什麼是「累犯」?大家一定都聽過「累犯」,但究竟知不知道什麼是刑法「累犯」的規定?

當然首先要先介紹一下,刑法所規定的內容,所謂的「累犯」,指的是某個犯罪行為人在本案犯罪之前,曾因案件被判決徒刑確定且執行完畢以後,在五年期限內又再故意犯有期徒刑以上的罪,才會構成累犯。累犯規定在我刑法第47條,內容如下:「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因此,被告雖有案件上過法院或前科,但是,是屬於被檢察官緩起訴、不起訴,或執行徒刑前刑完畢已超過五年後,再犯有期徒刑以上的罪,都不會構成累犯。

考累犯的規定最主要的原因是為了要反映已經執行完的刑罰無法達到教化功能的問題。入監服刑表面上是對犯罪人的刑罰處罰,然而,在刑事政策上則希望透過在監執行,給予一定的教化功能,使渠等遷善改過,出獄後不要再犯。但是,如果出獄後沒有改善再犯罪,就代表之前執行完的刑罰的教化功能不足,此時刑法就必須要再讓他們受到更重的處罰,以補足之前不夠的教化功能,這就是為什麼刑法會加重累犯刑責的原因。

猶記得當年擔任檢察官時,因為刑法緩刑的要件還沒有修正如現在規定的彈性,只要前案犯有期徒刑的罪執行完畢,出獄後再犯,被判處有期徒刑,且無法易科罰金,一定又得入監服刑。譬如說,甲前因打人被判兩個月有期徒刑易科罰金完畢。隨後拿螺絲起子去偷人家一台價值兩千元腳踏車做代步工具被查獲,如欠缺減刑理由,那麼是必入監無疑。

看倌們若從甲只偷了一台價值不高的腳踏車,根本不具嚴重性。然而,實際上他所犯罪的情節與法條,將讓自己被以累犯加重刑度後,無法易科罰金一定要入獄執行。除非遇見慈悲的法官,願以民法第59條減輕其刑。

蓋查,竊盜犯拿著螺絲起子的兇器去行竊,是觸犯刑法第321條之加重竊盜罪,其刑度最低為六個月起跳,再以累犯加重其刑責,法官最少也要判刑七個月無法易科罰金之刑期,且因為是累犯更不得諭知緩刑。所以說雖是小犯行,但加上累犯的前科,無法諭知緩刑,卻成為必入監的原因。因累犯的規定,讓法官在執法時,對於情節輕微的被告,沒有職權彈性的空間,是否值得探討呢?

話說前些日子,我有一位客戶就是犯了類似的案件情節,因為沒有資力委請請我出庭辯護,一審法院依照累犯的規定判處他七個月有期徒刑必須要入監服刑他才才緊張來找我,希望我二審能夠為他辯護到六個月以下,得易罰金的刑度,我告訴他我沒有把握,不必花這一筆律師費,我幫他寫狀子,出庭自己向法官求情就好。沒想到幸運之神降臨他的身上,遇到慈悲的法官,適用刑法59條減輕其刑,改判他他可以易科罰金六個月徒刑。我恭喜他,也希望他不要再犯。

有人會說,先犯A罪執行完畢再犯B罪,犯罪態樣不同,但對於後罪加重的目的卻是為了要處理「前案」刑罰的不足,那可能就變成是對已經評價完的舊事件再度評價,而形成「重複評價同一行為」這種違反「一行為不二罰」。又在刑法第57條規定中,要求法官將「犯罪行為人的品行」納入科刑的參考。而犯罪行為人的「前科紀錄」就是「品行」的一環,如此將出現犯罪行為人的前科紀錄在同一案件中被重複評價了兩次,有違罪刑相當性的原則。

至於,累犯的加重使得犯罪行為從原本立法者認為合理的犯罪刑度,被硬生生提高到另一個高度,讓行為人承受比原行為所應受的刑還重的刑罰。此外,尚有「累犯」加重規定的不平等原則等理由,認為這樣的規定實有存在著違憲的疑慮,因而,有人聲請大法官會議釋憲中。

 

無論刑法累犯釋憲是否會被認為違憲,惟在尚未認定有何違憲下,構成累犯仍是對於被告有許多的不利事項,希望曾因案執行徒刑完畢者,應謹守法律規定才是,免再犯受不利的判決,而後悔莫及。

 
育嬰留職停薪 (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8 一月 2019 07:39

資料提供: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李雨修

案例事實:

承接上週案例事實,小華向臺灣電子公司申請為期2年育嬰留職停薪,直至102年1月1日復職時,公司雖然有小華原來職務—銷售部門主管職缺,但不願提供予小華復職,仍執意將小華調派至生產部門擔任輪班作業員,小華固然提出異議,然而公司始終不予理睬。試問:小華應如何保護自身權益?

說明:

一、 依據勞動基準法第10條之1規定,雇主調動勞工工作,不得違反勞動契約之約定,並應符合下列原則:(一)基於企業經營上所必須,且不得有不當動機及目的。但法律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二)對勞工之工資及其他勞動條件,未作不利之變更。(三)調動後工作為勞工體能及技術可勝任。(四)調動工作地點過遠,雇主應予以必要之協助。(五)考量勞工及其家庭之生活利益。

二、 歸納言之,判斷調職是否合法、正當時,應比較衡量調職所牽動之雇方利益及勞方利益,一方面須調職具有業務上之必要性,他方面須調職並無其他不當之動機或目的,且勞工所受之不利益,不得超出社會通念之一般程度。因此,調職命令是否符合誠信原則或權利濫用禁止原則,亦應就雇主調職有無不當動機目的、調職命令在業務上有無必要性或合理性,以及勞工因調職所可能蒙受之生活上不利益程度,加以綜合考量(參照臺中地方法院97年度勞訴字第104號判決)。

 

三、 本案例中,小華職務自原來銷售部門主管調動為生產部門作業員後,倘若其調動非基於公司經營上所必須,或對小華原職之薪資及其他勞動條件作有不利之變更,或調動後工作與原有工作性質為小華體能及技術所不能勝任,小華因為調職而蒙受不利益,則公司之調職行為違背誠信原則、權利濫用禁止原則,亦與勞動基準法規定相互違背,小華得依勞動基準法等相關規定主張權益。

 
「私刑正義」是法治國家之恥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2 一月 2019 07:39

撰文/湯文章(東大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近日幾件家庭暴力事件,女人或小孩僅因小小的事情就挨揍,引起社會一遍譁然。傳統上女性與小孩常被視為弱者,需要被保護,因此當有女性與小孩被欺負時,多數人心中一股正義感都會油然而生,正義魔人就順勢出現。

家庭暴力是令人憎惡髮指的事情,每個人對於自己的身體都有自主權,沒有人可以在未經別人同意下,去侵犯他人,就算是夫妻、子女也是如此。尤其家暴是權力結構不對等下的產物,被害者通常忍氣吞聲、委屈求全,不敢對外尋求協助,案情一旦被揭露都令人憤怒,但號召鄉民去堵人,欲動用私刑去實現正義,在法治國家是不被允許的。畢竟法治國家設有執行正義的機關,若仍然允許私刑正義,那就猶如回到叢林社會,比拳頭、比力氣,人類好不容易建立的文明制度將毀於一旦!

但問題是為什麼會出現私刑正義?如果社會大眾都信任司法警察機關可以實現心目中的正義,有必要甘冒刑罰之大不韙去執行私刑正義嗎?有必要大半夜不睡覺跑到別人家樓下去炒辣椒嗎?顯然大家對於司法警察機關實現正義的績效,並不買單,私刑正義成了民怨宣洩的管道!因此,與其責怪私刑正義是違反法治國原則,倒不如來檢討我們執行法治的成效出了什麼問題?

我們的社會普遍存有重刑主義,每件刑案發生大家都希望能夠速戰速決,懲凶罰惡,將惡人繩之以法,例如有些國家對於判決的死刑犯,立即押解至刑場槍決,當然會大快人心,所造成的震憾力極高,偏偏這與法治國家凡事講求人權重視證據的特質格格不合,講求人權重視證據,就沒了效率,所以案件偵辦經年累月,愈判愈輕,案件都在人們遺忘中定讞,人們對於判決結果無感,法治實現的成效當然大打折扣。

所以,加快辦案速度是解決民怨一帖良藥,但人權保障並不能馬虎,不能為結案而罔顧人權,然而現階段辦案人力短缺,年金改革加以社會對司法信任度降低的影響,有經驗者掛冠求去,在位者多數不安於位,而社會對於司法正義的實現要求日益增高,多方交錯的結果,讓問題雪上加霜,短時間內恐怕無解。

 

然而暴力並無法解決問題,私刑正義只能滿足一時的快感,何況正義沒有絕對標準,每個人認定的正義都有差異,無法統一。法治國家並不允許「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做法,而是要追求「與其殺不辜,寧失勿經」,雖然沒有完美的法律,也不可能有完美的法律,來滿足所有人的期望,但私刑不該被鼓勵,出現私刑義是法治國家之恥,司法有必要好好檢討。

 
律師應該教人如何作證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1 一月 2019 07:50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李雨修

甫近報紙報導甲律師2016年受委任替乙詐欺車手辯護,趁開庭、律見機會將檢方偵查細節透露給詐欺集團丙姓首腦,供對方勾串證詞;法官痛批甲讓民眾對律師信賴蕩然無存,「讓同行蒙羞」。

事發緣起於檢方調查,全案起因於南投警方偵辦丙為首的詐欺集團,乙車手到台東取得100萬元贓款後,深夜回桃園被查獲;丙擔心拿不到錢,以朋友名義替乙付了35000元律師費,委任甲擔任辯護人。

甲為脫免的罪責,與丙研擬攻防對策,趁著開偵查庭、和律見許之機會,把偵查中細節透露給丙,方便他未來卸責、控制其他共犯需求;警方透過數位採證還原雙方Line對話,發現丙要甲打探車手遭逮、贓款細節,甲回覆「都教他了,蠢蛋」、「都沉默不語或說不知道」,並交代「訊息刪一刪」等語。

檢方認為,甲濫用律師權利成為在押共犯與主嫌間勾串證詞管道,惡意洩漏偵查重要細節,去年7月依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嫌起訴,同時函送律師懲戒委員會處理。

本件甲律師因僅是在偵查階段,將偵查中所得知的內容,洩漏與丙得知,構成洩漏國防以外秘密罪嫌,即被查獲,尚未到教唆證人作偽證的階段,否則將構成教唆偽證罪責。

雖然,律師接受委託,依據律師倫理規範第16條規定,律師接受事件之委託後,應忠實蒐求證據、探究案情,並得在訴訟程序外就與案情或證明力有關之事項詢問證人,然而同條第三項亦有規定,律師不得自行或教唆、幫助他人使證人於受傳喚時不出庭作證,或使證人出庭作證時不為真實完整之陳述。

上開法條已然明示,律師可以在訴訟程序外就與案情或證明力有關之事項詢問證人。但是不得教唆證人作偽證。然而,實務上,卻是忌諱證人與律師見面,如果讓法院知道,總是難免被懷疑證人出庭作證之內容,是否為律師所教導,而作出有利於一方之證詞。

固然,一般執業的律師同道難免會遇到為脫免己責,要求與在押被告勾串,或希望教導證人作偽證才要委託者,此時究竟接與不接受委託,實屬兩難,不接與錢過不去,接了案件,則陷己於犯罪邊緣。

如果是我,會告訴他,曾有律師同業就因為接受在押被告委託,去勾串證人,被查到而為法院判處兩年徒刑,喪失律師資格,你認為我收一點點的律師費,拿一身自由與前途去對賭值得嗎?讓他知難而退。

其實,律師不應為求勝訴或當事人無罪,去教導證人如何作偽證。律師倫理規範第26條規定,律師為當事人承辦法律事務,應努力充實承辦該案所必要之法律知識,並作適當之準備。 這是律師的天職。但是,同規範第23條亦規定,律師於執行職務時,不得有故為矇蔽欺罔之行為,亦不得偽造變造證據、教唆偽證或為其他刻意阻礙真實發現之行為。

個人造業,個人擔。律師只是盡其所能為委託人求勝,然而,如果明知自己的委託人是無理由,或有罪的,律師一定要幫他打贏官司嗎?為自己打贏官司的知名度,而配合教導做偽證嗎?

 

個人以為,倘若因在律師的教導作偽證而打贏官司,切莫高興,因為這時候你正在造業。收人幾萬元,以不法手段打贏官司,相對於對於輸掉官司的人,律師已經造業了,業報恐將由自己承受。或許這輩子報應不到你,但是,小心禍延子孫。

 
育嬰留職停薪 (上)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0 一月 2019 12:33

資料提供: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李雨修

案例事實:

小華自民國80年起任職臺灣電子公司,目前任職公司銷售部門主管職,因家中有甫出生之孩童,而向公司申請為期2年育嬰留職停薪,期間自100年1月1日起至101年12月31日止,該電子公司隨即提出乙紙申請表,其上記載「日後復職時,同意由臺灣電子公司分派職務,均無異議」等字樣,要求小華簽署後才能申請育嬰留職,小華雖有千百個不願意,仍不得不低頭簽字取得公司核准。直至102年1月1日小華復職時,臺灣電子公司銷售部門雖仍有主管職缺,但屬意招聘年輕新血充任,遂指派小華至生產部門擔任輪班作業員,小華雖提出抗議,但公司出具小華當初申請育嬰假之申請表,指稱小華已同意日後復職時由臺灣電子公司分派職務。試問:小華是否應逆來順受,接受公司的復職安排?

說明:

一、首需說明者,依性別工作平等法規定,受僱者任職滿6個月後,於每一子女滿3三歲前,得申請育嬰留職停薪,於育嬰留職停薪期滿後,受僱者申請復職時,除有特殊情形且經主管機關同意外,雇主不得拒絕受僱者復職。因此,小華因育嬰留職停薪期滿申請復職時,臺灣電子公司原則上不得拒絕,應同意小華如期復職。

二、然而,所謂「復職」,究竟是恢復「原來職務」?亦或只要恢復「工作」即可?語焉不詳,難免迭生爭議。或許有人認為,如果申請育嬰假的受僱者回復原來職務,現實層面有相當困難度,甚至對公司人事調動產生重大影響,但是性別工作平等法有關育嬰留職之規定,是提供育嬰留職停薪期滿之勞工復職保障,目的是為了使勞工可以安心撫育年幼子女,不需要擔心育嬰留職停薪期滿後無法「復職」,不能放任雇主於勞工申請育嬰留職停薪時,乘機要求簽署不平等書面,導致勞工權益受到侵害。因此,在兼顧受雇者權益及雇主事業經營之合理需要下,所謂「復職」,解釋上應該以回復原有工作為原則,僅在雇主有「正當理由」無法讓受僱者回復原有職務,而且符合職務調動原則、誠信原則的情況下,雇主才能安排與原本職務性質相當的新工作,以符合我國法律訂定育嬰留職停薪規定之意旨。

三、本案例中,小華要求復職時,臺灣電子公司僅憑當初申請表上記載「日後復職時,同意由臺灣電子公司分派職務,均無異議」等字樣,拒絕小華恢復原來工作職務,藉此規避勞動調職原則,恐怕已違反法律規定及違背誠實信用,小華應該勇於捍衛自己的工作權利,維護自己的利益。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22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