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淺談議員小型工程款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5 十月 2018 08:02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台灣民意代表的選舉,競爭激烈,縱令以前流行的「選舉沒師父,用錢買就有」,已漸漸退流行,因為,賄選被查獲,最輕本刑是3年以上起跳,可說是重罪,難免有遏止候選人的作用。

然而,不敢再明目張膽以金錢行賄,可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些候選人想出一些施小惠的方式,請客、送小東西來規避金錢行賄的作風,誤以為如此做法,就與買票要件不同。

實則不然,候選人只要在選舉期間,扯到金錢支持,而用在選民身上,復與選舉支持特定候選人有關,恐會被檢舉,而為檢調偵辦,倘若影響選情,那就得不償失。在此呼籲候選人,切莫以身試法。

上文似乎與主題無關,實又不然。選個議員在台灣不花錢的人,沒有。倘若是借錢來選舉,即使選上以後,開始服務選民,跑紅白帖,送禮物,請客吃飯,找許多助理給費用等等,這麼多的雜支,恐怕多數議員所領的金錢,未必能支應這樣的開銷。

出來選舉民意代表的人,初衷無不有一股服務社會,報效國家的熱忱。不過話說回來,擔任民意代表是一種榮譽,但也是一種負擔,背負著人民委託監督施政的政府,以及為選民服務的重任。

民意代表選上以後,要得到選民的認同與繼續支持,必須要問政表現良好,盡到監督政府的責任,然而在任內要有所建樹,看到「政績」,最顯而易見的就是,爭取經費,建設地方,此時,小型工程款的建議權就發揮很大的效用。

當議員在服務選民,跑紅白攤的經費不足下,於是難免衍生詐領議員助理費,及對自己能左右的小型工程款抽取佣金等不法行為,多少補貼不足額的議員所得,也因此肇致縣市議員類似案件,被法院以貪污罪判刑。

甫近報載新竹縣國ㄨ黨籍議員多人利用新竹縣政府規定,議員每人每年可向縣府申請400萬「公共工程建設及設備補助款」,用來補助縣轄內各團體、學校進行公共工程或添購教學設備,被控向縣府申請議員補助款後,讓不知情的學校以高價向特定廠商採購過期或劣質教學設備給學校,然後收取200多萬元回扣,最高法院駁回上訴,6人分別被判刑1年11個月至13年不等,全案定讞。

如此案情,如果依照筆者上揭的描述,當議員收取微少的小型工程款回扣,不無他的背景緣由,又何嘗不是收賄議員的一種共業呢?事實上,這些工程回扣,最後應該也是回到服務選民的支出上。然而,議員如此作為卻是違背國家的法律。

賴清德在當台南市長時說,他是金庸迷,九陽真經提到,一個人再強也不會強過山崗,再狠的人也會自食惡果,做事情要有明月照大江的氣慨。他受到九陽真經的啟發,因此對於取消議員的小型工程款,還有面對黑金沖毀民主殿堂,都是採這種態度。

 

雖然有廢止議員小型工程款的呼聲,可是實不能因噎廢食,畢竟議員有這種建議權,仍可為需要的選民有所助益。但是,縣議員既屬依法律行使小型工程款的建議職權,即合於刑法上廣義公務員的要件,倘若在建議工程款的同時,與廠商約定回扣,或收受賄賂,即屬涉犯貪污罪責,值為議員們加以警惕。

 
飆車害死人 是不是故意殺人?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4 十月 2018 10:09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據報載:2個屁孩在雨天下班尖峰時間,分別開著租來的黑色轎車與白色轎車一路狂飆,並駛入公車專用道,後來為了閃避安全島、水漥急速90度右轉,失控衝進騎樓撞死3個路人,檢察官用殺人、公共危險致死2條重罪聲押他們,不過法官審理後裁定2人分別以15萬元、10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

為什麼同樣的事實,到底是觸犯殺人罪,或過失致死罪?檢察官,法官兩個人的認定標準會不一樣?

(解析)

故意犯罪中,例如:傷害罪,有一種是直接故意:例如我跟你有仇,所以我直接拿球棒把你打傷,這就是直接的故意;另外一種是未必故意,例如:我開車的時候剛好看到我的仇人闖紅燈,我明明有機會可以踩剎車,可是我認為:反正你闖紅燈,如果你來不及過馬路,剛好被我撞傷,那也沒什麼關係,這就是叫做未必故意。

本案的情形也一樣,檢察官認為你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高速飆車行駛,很容易造成其他用路人的生命身體危險,萬一撞死人了,對你來說也無所謂,所以檢察官認定這就是殺人的未必故意。

回到法官的立場,法官會認為開車的人跟路人完全不認識,根本不可能有置他於死的動機,所以法官認為:這不可能構成殺人罪,才會沒有羈押,准予交保。

所以這兩個觀點,都各有所據,不能說檢察官就一定是對的,法官就一定是錯的,不過因為這個案件引起民眾的憤怒,所以法官決定交保後,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公幹。

但其實應該理性的看待這件事情。

事後其中一名共犯籌到交保金,所以順利交保離開,另外撞死人的這一位嫌犯,因為籌不出交保的金額,最後還是被羈押了。

希望他最後能夠受到該有的教訓!

 
小心您收到的支付命令(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3 十月 2018 13:45

撰文:李巧雯律師(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回憶上週的故事:小張收到一張法院送來的支付命令,上面寫著小張在高雄向大眾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眾銀行)申請大眾much現金卡,並要求小張要還60多萬元給黑道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黑道公司)。小張和家人一頭霧水,因為小張曾發生重大車禍,四肢癱瘓,而且小張車禍後不久就搬回桃園,不可能跑去高雄辦現金卡。

延續上週小張的故事,我們這星期先談一點債權人該怎麼保障自己權利。

支付命令的相關法規曾歷經大變動,新法下的支付命令確定後不再具有既判力,這使得債務人可以再另外向法院請求就同一個案件再為審判,也就是債務人可以再另外開啟一個新的訴訟程序,要求法院依照雙方的舉證來判斷是否真的有此一債務存在。但新法下的支付命令還是具有執行力,也就是債權人可以拿確定的支付命令聲請法院對債務人的財產做強制執行。所以如果是雙方有所爭議的案件,較不適合以支付命令來處理,否則可能會跑出新的訴訟;反之,如果是雙方都較無爭議的情形,就建議善用支付命令的程序,取得一份可以作為將來聲請強制執行用的裁定。

債權人聲請支付命令後,債務人如果未於20日內合法提出異議,法院會核發支付命令確定證明書。債權人寫好強制執行聲請狀,拿著支付命?及確定證明書,並繳納執行費後,向法院聲請對債務人強制執行,就可以把錢要回來了。

在這次的案例裡,小張開庭時跟法官說明,他在90年6月間因發生重大車禍,全身僵硬,四肢癱瘓,無法無法自行行走,講話有時候也講不清楚,而且他媽媽在92年6月間去世,所以他早就從高雄搬回桃園,不可能跑去簽現金卡申請書向銀行借錢。另外,申請書簽名的字跡雖然有點像他的簽名,但也有可能是別人故意模仿他的字跡。法院最後以他的身體狀況和無法確認申請書上簽名是小張的為理由,駁回黑道公司的請求。

 
不孝的代價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8 十月 2018 07:49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江思婷

「養不教,父之過!」意指,生育子女,只知道養活他們,而不去教育他們,那就是做父親的過錯。
在司法界多年,並且從新聞報導看到甚多父母扶養子女長大以後,子女卻拒不回頭過來扶養年邁父母的不孝案例。
台語俗謂:養子義務,不孝應該,這是諷刺父母扶養子女如此辛苦,即便子女以後不孝順,父母也是無話可說。倘遇此情狀,算是人間的悲劇,話雖如此,這樣的劇情於今台灣社會,仍不斷上演。
苟若親子關係走到這樣的局面,究竟是父母沒將孩子教好,還是孩子本性,父母生來還債的,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我曾看過父母重男輕女,唯恐死後女兒繼承遺產,在生前就將財產悉數贈與過戶登記給兒子,希望兒子扶養其到百年,試想萬一不幸,兒子不孝,取得父母親的財產後,即棄之不顧,父母親在法律上又能如何呢?
按民法規定贈與附有負擔者,如贈與人已為給付而受贈人不履行其負擔時,贈與人得請求受贈人履行其負擔,或撤銷贈與。
第412條第1項定有明文,又贈與之撤銷,應向受贈人以意思表示為之。贈與撤銷後,贈與人得依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請求返還贈與物。同法419條亦有明定。因此,父母親遇到這種子女,即可撤銷原贈與,請求子女返還贈與的財產。
當然如果子女生前對父母親不孝順,甚至重大侮辱或孽待父母,則父母可否剝奪子女未來繼承遺產的權利呢?
甫近一則新聞報導,屏東一名林姓老婦名下有多筆土地,但么兒不孝,常對她口出惡言,甚至要她「趕快去死一死」,因此她生前特別交代其他子女「不可讓么兒繼承財產」,屏東地院作證得知,么兒不僅揮霍無度,還常嚷嚷要母親賣掉土地,母親不從他竟持水果刀揚言不利,且也未前往醫院探視病危的母親。
傳喚其他子女後,認為么兒確實對母親對於被繼承人有重大之虐待或侮辱情事,經被繼承人表示其不得繼承者。依據民法第1145條第1項第5款有重大虐待行為,判么兒喪失遺產繼承權,不得分財產。
上開兩案例皆足做為不孝順父母親的代價,足供天下親子關係的警惕!百善孝為先,最基本的倫理道德,不孝子女道德難容;法律自會給予適當的懲罰,期盼為人子女者戒之。
 
沒有監視器 就沒有證據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07 十月 2018 13:16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報載:去年一名5個月大的男嬰,被家長從托嬰中心接回後,發現全身多處骨折、腦震盪,家長只好提告,托嬰中心人員在檢察官偵訊時,一直辯稱「我們不清楚,我們沒有監視錄影畫面」、「沒有發現小孩身體或情緒上不適」,最後檢察官認為沒有證據,便做了不起訴處分,沒有監視器畫面,就不能起訴嗎?

【解析】

如果沒有監視器,就一定沒有辦法起訴的話,那就是檢察官告訴全國民眾:「如果你們要虐童的話,或是擔心家長對你們提告的話,只要不要裝監視器,我們就沒有辦法了」。法律絕對不是如此,想想看,幾十年前,幾乎沒有監視器,還是有很多虐童、傷童案被起訴判刑。那時候的司法人員怎麼辦案的?其實,證據有人證及物證,物證就是監視器、診斷證明書、兇器…之類;人證就是目擊的證人、被害人…。

這個案件的物證,從診斷證明書上可以證明嬰兒已經受傷了,我們也可以從證人來調查到底當天發生什麼事?但是當天在場的人是托嬰中心的人員,以及保姆,他們本身就會涉及到刑事責任,或者有民事賠償的問題,恐怕很難期待他們會據實陳述。如果是在學校受傷的案例,我們還可以詢問其他同學,還是可以知道案情。但這個案件,其他「同學」都是「嬰兒」,也沒有辦法作證。

不過,不要忘了,除了托兒所的人員以外,嬰兒的家長也是證人,只要家長能夠證明或找到證人來證明:嬰兒送去托兒所之前,完全沒有任何傷痕,當天接走嬰兒後,就發現嬰兒骨折、腦震盪的情形,這時候,我們就可以依經驗法則來推論:一個5歲的嬰兒,應該不可能會自己「跑跳」到全身多處骨折、腦震盪,除非有人「故意」去打他,或者有人在照顧他時「不小心」(過失),讓他從高處跌落受傷,不論是「故意」或「過失」,都是有刑事責任的,會構成「傷害罪」或「業務過失致傷罪」。

報載:家長說園方告訴家長:「中午時有發現小孩手有異狀」卻對檢察官謊稱:「沒有發現嬰兒有身體或情緒上的異常」,,而且當天聯絡簿在「情緒反應」那欄有塗改痕跡,還註明「早上入園後情緒很不穩」。這些也都是屬於證人的證詞,而且這些證詞也確實對托兒所的人員不利,所以,本案並不是完全沒有任何證據來起訴托兒所人員,就算沒有辦法證明托兒所人員「故意」虐童,至少也會構成「業務過失致傷(致重傷)罪」。

但因為網路上沒有查到不起訴處分書的全文,因此,不知道檢方除了沒有監視器畫面外,是否還有其他有利被告的證據,就不得而知,否則,光憑沒有監視器畫面就直接作不起訴處分,恐怕很難讓人心服口服。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21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