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在網路上散佈謠言 犯法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4 六月 2018 12:58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鄭在line的群組上看到有朋友傳訊息說:台北的捷運車廂內,有出現一名年輕男子持刀揮舞,請大家要小心,於是,小鄭就將這則訊息,轉貼到批踢踢(PTT)八卦版上「台北捷運車廂內發生男子持刀揮舞事件,請民眾注意自身的安全」,有民眾向警方檢舉,警方清查後發現根本沒有這件事,只有在2年前曾經發生男子持刀在捷運車廂內揮舞事件,於是警方傳喚小鄭到案說明,小鄭說:我是看了line的訊息,我根本不知道持刀揮舞是真是假,只是好意提醒其他人要小心一點,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散佈謠言的。小鄭的行為會犯法嗎?

【解析】

小鄭在網路上張貼文章,應該是屬於言論自由的權利,不過,言論自由並不是無限上綱,毫無限制的權利。例如:在人潮擁擠的電影院內高喊「失火了!失火了!」,有可能會造成民眾恐慌,大家一窩蜂往外衝,在推擠之下,有可能造成其他人生命、身體的損害,所以,言論自由還是會受到一些限制的。

回到小鄭張貼的文章來看:雖然小鄭不是故意造謠生事,不過,張貼這樣的文章,還是有可能會造成搭乘捷運民眾的恐慌,影響到公共的安寧,甚至不敢搭捷運,因此,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對「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還是有處罰的規定(處3日以下的拘留或3萬以下的罰鍰)。

 

不過,這裡有個問題:小鄭又不是刻意造謠的,他也是一時疏忽,誤信line群組上的訊息,頂多就是「過失」,又不是故意的, 這樣可以處罰嗎?關於這一點,社會秩序維護法第7條也有規定,只要違反社維法的行為,不論是故意或過失,都要處罰,只是如果不是故意的話,就不能夠處拘留,只能處罰緩。而且可以減輕一些處罰的金額。所以,有時候社群網站經常有一些流言,看到這些訊息的話,不要未經查證,就隨便轉發,以免觸法。

 
「通謀虛偽」的事實,該由誰負舉證責任?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9 六月 2018 07:59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案例:

小明積欠銀行500萬元未還,銀行要查封小明的房子拍賣求償,但查封前發現小明在沒有正常還款後,竟然將名下唯一的一棟房子過戶給友人小華。銀行起訴主張小明與小華間的不動產買賣契約是通謀虛偽無效。小明則抗辯因為先前向小華借錢未還,經商得小華同意,乃以房子抵債。請問:「通謀虛偽」的事實,該由誰負舉證責任?

◎解析:

實務上對於該「通謀虛偽」的事實,該由誰負舉證責任?有主張由主張通謀虛偽的人負舉證責任。其理由為:所謂通謀虛偽意思表示,乃指表意人與相對人互相故意為非真意之表示而言,故相對人不僅須知表意人非真意,並須就表意人非真意之表示相與為非真意之合意,始為相當。且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該第三人應負舉證之責。次按第三人主張表意人與相對人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者,因通謀虛偽意思表示為權利障礙要件,且屬變態之事實,為免第三人無端或任意挑戰當事人間已存在之法律關係,應由第三人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27年上字第2622號、48年台上字第29號判例參照)。依前開說明,自應由主張基於通謀而為虛偽之意思表示,及雙方均無欲為其意思表示所拘束之意而相與為非真意之合意情形者(在本件即為銀行),負舉證之責(參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117號判決、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260號判決、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432號判決、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939號判決、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223號裁定、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505號判決、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169號判決)。另有主張應由被指通謀虛偽的他方負舉證責任非通謀虛偽。其理由為;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77條定有明文。此項規定,固已揭示舉證責任分配之方向,惟其規定,尚無具體標準,仍應視各別事件情形之不同而為具體之認定,使舉證責任公平合理分配於兩造負擔。此於確認法律關係不存在之訴,如被告主張其法律關係存在時,應由被告負舉證責任,始符上揭條文所定之趣旨(42年台上字第170號判例參照)。又上開消極確認之訴之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並非僅適用於爭執之法律關係當事人間之訴訟,即使兩造所爭執者,為他人間法律關係之消極確認之訴,仍有該舉證責任分配原則之適用,而應由被告就其主張該法律關係存在之事實負舉證責任。是於主張有通謀而為虛偽意思表示之情形時,應由被指通謀虛偽的他方(本件即為小明)負舉證責任非通謀虛偽(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942號判決、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451號判決、最高法院96年度台簡抗字第25號裁定)。

 

「通謀虛偽」屬於消極事實,是不存在的事實,極難舉證,實務呈現不同看法,並無誰對誰錯的問題,仍有待形成共識。

 
最難勸的是自白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8 六月 2018 12:47

撰文:曾泰源律師(維德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律師接受委託辦案最難辦的事是,當發現被告罪證確鑿,實在無能為力去辯護無罪,而被告有某些因素,不能被判有罪的時候,真的不知道向委託人啟齒說明,這個案件必然會判決有罪。
在這種情況下,律師是要向當事人說真相或假話呢?實在是兩難。
猶記得曾接受委任一件違反選罷法的案件,被告被證人給咬死了,尤其是,指證歷歷,且被告亦不否認前去拜訪。
案件進行中,曾暗示這樣的情形,被判有罪的機會很高,如果願意自白認罪,還有判決緩刑的機會。但是,他告訴我,還想再繼續從政,一定要拚無罪,我也只能告訴他,盡力就是。
政治就是一條不歸路,走進來,沒有回頭路。政治人在上台掌聲,人群的簇擁,很難接受下台的孤寂,不知如何放下,以為只有向前爬,才是人生。個人以為,那實在是何等甘苦的事啊!
話說該案,被告仍就被起訴,受賄人一審固然最初翻供。但是禁不起檢座與法座的聯合攻擊,最後還是承認有收受被告的賄款。
被告即便再多聘請一位律師,依然是判決有罪,三審定讞,入監服刑。
會寫這篇文章,也是看到近日新聞報導,關於台北市議員秦女在2006年至2014年間擔任兩屆台北市議員,明知胞姊0涵芝、兄嫂吳0珠並無實際擔任議員助理工作,卻向議會陳報聘用兩人為公費助理,進而領取由議會編列預算支付公費議員助理的補助費,包含薪酬、年終獎金、春節慰勞金一共228萬3373元,觸犯《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詐取財物罪及《刑法》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
秦女於審理期間,不僅每次出庭都認罪,上月最後辯論時,還淚灑法庭說:「希望法官能給我自新機會,我不是想要貪污的人,我不懂法律,擔任議員期間實實在在做事,用心對待每位助理,我不會因為貪這些錢而致富,更不希望人生留下污點,曾2次顏面神經麻痺發作,身體狀況不好,希望法官能給我一個自新機會。」
最後法院判決指出,秦女出庭時雖坦承犯行並繳回全部犯罪所得228萬3373元,法官考量她自白犯罪並繳回犯罪所得,應已知所警惕、不會再犯,今判她合併應執行刑2年徒刑,緩刑5年。
秦議員所犯是7年以上的重罪,倘若不自白,最少刑度就是從7年論起,因為,犯罪所得巨大,更不可能判在7年最低度刑。幸好其能在偵查一開始就自白認罪,保有減刑的空間。至於,更因其繳回犯罪所得,在法庭聲淚俱下,博得慈悲法官的同情,再予適用刑法59條減輕其刑,而判處2年有期徒刑,獲得緩刑宣告,足以證明犯後自白與悛悔的態度,才是正確的選擇。
反觀花蓮民意代表的詐領助理費,有2件不承認的案件,均被法院判處8到10年的重刑,讓人有些感觸。心裡想著,如果他們委任我處理案件,我將如何去勸導他們,是否考慮自白認罪,才能獲得法院的輕判?恐怕也是一件不可能任務吧!
 
酒後騎鐵馬,是不是酒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7 六月 2018 12:36

資料提供:李殷財律師(劍無鋒律師事務所) 整理:記者江思婷

『文山阿伯』因為常常喝酒,為了避免酒駕,特地買了一輛電動腳踏車,阿伯有一天喝酒後,就騎著電動腳踏車回家,沒想到,警方剛好在執行路檢勤務,發現阿伯騎電動腳踏車時,已經搖搖晃晃,滿臉通紅,而且身上有酒味,員警向前盤查後,阿伯也坦承有喝酒,不過,阿伯就問員警:「啊我也不是騎阿都拜,騎這鐵馬,甘有犯法?」阿伯不是酒後開車或騎機車,會構成酒駕嗎?

解析: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一下,什麼是酒駕?依照刑法第185條之3的規定,只要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時,被發現有酒精濃度超過標準值,或是服用毒品、藥物,已經不能安全駕駛時,就會成立本罪。

所以,酒駕的重點在於:你駕駛的交通工具有沒有「動力」?不管是汽油、柴油或電力,都是屬於「動力」。因此,阿伯如果只是騎著一般的鐵馬,沒有動力輔助系統,就不會構成本罪。但是,阿伯騎乘的是「電動」腳踏車,所以,已經是動力交通工具了,因此,阿伯應該已經構成酒駕了。

但酒精濃度超過標準值,立法者制定的這個標準值高低就很重要了,早期是0.55,後來因為酒駕的案件造成嚴重的傷亡,後來把標準值降低成0.25,這個標準恐怕太低了一些,因為,其實就算喝的酒不多,都有可能會超過0.25,但對駕駛的判斷幾乎沒有影響,可是還是要被判刑,這樣實在太過嚴苛。甚至酒測值還沒有到0.25,卻不幸發生車禍,如果全部都認定是酒駕(不能安全駕駛),也不合理。

例如:阿雄只喝了一瓶啤酒,阿雄開車回家時,特別小心,一路時速20公里,看到紅燈,前方的車子停車,也跟著停下來,等到綠燈了,前方的車輛都已經通過了,他也慢慢地開車前行,沒想到,左邊竟然有一個年輕人騎機車,以100公里的速度高速闖紅燈衝過來,直接撞上阿雄的汽車,不幸身亡。警方就移送阿雄酒駕造成被害人死亡。這樣公平嗎?試問:如果我們是阿雄,連一滴酒都沒有沾,你可以避開這位不要命的年輕人嗎?我想除非是神,不然沒有人避的開吧!從這個例子,應該可出:不是所有的酒駕都罪該萬死,還是要判斷:到底駕駛人是不是已經「不能安全駕駛」,比較合理。

『文山阿伯』會被警方查獲,實在很可憐!我們看一下:朱立倫提到『淡水阿嬤』、蘇貞昌的『蘆洲阿嬤』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文山阿伯』以後可能要出面支持一下政治人物,應該就抓不到了吧!

 
法定停車位是否要辦理強制登記?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2 六月 2018 07:42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方法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江思婷

一、案例:

小明買了一處公寓大廈地下室停車位,結果發現並沒有權利證明,小明害怕以後萬一有其他人出面主張權利,他買的車位權利會被其他人拿走。到庭停車位要不要辦理強制登記?

二、解析:

停車位依現制可分為法定停車空間、自行增設停車空間及獎勵增設停車空間等3種。本文僅論述法定停車位登記部分。

地政實務上對於法定停車空間解釋之變革,源自於內政部80年9月18日臺內營字第8071337號函「依建築法第102條之1規定,建築物依規定應附建防空避難設備或停車空間,按其性質應依土地登記規則第72條規定辦理所有權登記,但為考量社會實際發展需要,依左列規定辦理:(一)區分所有建築物內之法定防空避難設備或法定停車空間均不得與主建築物分離,應為該區分所有建築物全體所有榷人所共有或合意由部分該區分所有建築物區分所有權人所共有。(二)前項區分所有建築物內之法定防空避難設備或法定停車空間所有權登記,參照土地登記規則第72條(現為第81條)規定辦理。(三)區分所有建築物內之法定防空避難設備或法定停車空間,其移轉承受人應為該區分所有權人。」(地政實務上稱之為「九一八變革」),由上述可知法定停車位本上屬於共有部分,應以共有部分辦理登記。

 

至於要如何登記?依照建築法及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等相關規定,及參照現行內政部函示說明,登記方式如下:1.在區分所有建物共同使用部分標示部備考欄加註「停車空間共計0位」,並另於現行區分所有建物共同使用部分附表增列「車位編號」欄,並於該欄位登載車位編號,其權利範圍則於上開附表備考欄記載「含停車空間利範圍000分之00」,及於建築改良物所有權狀主任署名欄上方空白處分叫登載「車位編號0號」。2.區分所有建物同時擁有二位以上屬共同使用部分之停車空問者,其備考欄則記載為,含停車空間利範圍0號000分之00、0號000分之00。4.因擁有停車空間而增加之共同使用部分之應有部分,則於建物標示部及所有權狀共同使用部分之「權利範圍」欄內加註。5.為利登記實務作業,建物測量成果圖應按竣工圖轉繪所劃設之停車空間、編號,及於「位置圖」欄加註停車空間之數量(內政部85年9月7日(85)壹內地字第8580947號函)。因法定停車空間之登記,本質上雖屬於共有部分,而應以共有部分辦理登記。參照上述內政部85年9月7日(85)臺內地字節8580947號函示說明「有關停車空間以共同使用部分登記者,其產權登記方式,『得由』」申請人於申辦登記時…」,以及內政部97年4月9日內授中辦地字第0970044237號函「為利停亞空間之管埋使用,旨揭建物,如經區分所有建物全體共有人及他項權利人同意,並檢附分管協議書、印鑑證明及他項權利人同意書等文件,『得』比照…申辦註記登記。」可知行目前地政登記實務上採任意登記方式,停車空間之使明權人可選擇是否向地政機關理登記。由於停車位以專用編號方式登記,並非賦予一車位一獨立之所有權,而係參考土地登記規則共有部分規定蛻變而成之變例,其性質上仍屬於分別共有,但已將約定專用之債權關係透過登過登記制度予以物權化,若採取當事人可以自行選擇是否登載編號之政策雖與約定用權(法定停車空間)或分管契約(非法定停車空間)自行協議之契約精神相符合,但此種做法與一般登記才會發生公示效果的情形不同,對利害關係人的保護恐有未盡周全之處。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20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