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未辦限定繼承又賣掉繼承財產 是否要擔償還被繼承人債務?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3 二月 2018 08:12

撰文/湯文章(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繼承乙的一棟房子,未於知悉乙死亡後三個月內向法院辦理限定繼承,反而於第一個月就把房子賣掉掉,並於第二個月向法院辦理拋棄繼承。乙的債權人丙嗣後知道這件事,乃起訴主張甲要負責償還乙的債務,丙的主張有無理由?

二、解析:

按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連帶清償責任。繼承人未依第1156條、第1156條之1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者,對於被繼承人債權人之全部債權,仍應按其數額,比例計算,以遺產分別償還。但不得害及有優先權人之利益。繼承人違反第1162條之1規定者,被繼承人之債權人得就應受清償而未受償之部分,對該繼承人行使權利。繼承人對於前項債權人應受清償而未受償部分之清償責任,不以所得遺產為限。但繼承人為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不在此限。繼承人違反第1162條之1規定,致被繼承人之債權人受有損害者,亦應負賠償之責。民法第1148條、第1153條第1項、第1162條之1第1項、第1162條之2第1、2、3項分別定有明文。

其中98年6月10日增訂民法第1162條之1立法理由第2項記載「二、本次修法已於第1148條第2項明定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僅以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另於第1156條及第1156條之1設有3種進入法院清算程序之方式,如繼承人仍不願意或認為無須依上開規定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並進行清算程序者,對於被繼承人之債權人自為清償時,除有優先權之情形外,則應自行按各債權人之債權數額,比例計算,以遺產分別償還,以求債權人間權益之衡平,爰參考第1159條規定,增訂第1項」。第1162條之2立法理由第2、3項記載「二、本次修法已於第1148條第2項明定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僅以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另於第1156條及第1156條之1設有3種進入清算程序之方式,以期儘速確定繼承債權債務關係之義務。惟如繼承人不依第1156條或第1156條之1規定向法院陳報進行清算程序,則其自為債務之清償,即必須依第1162之1規定為之,以維債權人之權益。如繼承人不依上開規定向法院陳報並進行清算程序,又違反第1162條之1規定,致債權人原得受清償部分未能受償額(例如:未應按比例受償之差額或有優先權人未能受償之部分),即應就該未能受償之部分負清償之責,始為公允,故明定債權人得向繼承人就該未受償部分行使權利,爰增訂第1項規定。三、第1項債權人未能受清償之部分乃係因繼承人之行為所致,繼承人自應對於該債權人未能受償部分負清償之責,已如前述。至於繼承人之債權人未按比例或應受償未受償部分之清償責任,即不應以所得遺產為限,以期繼承人與債權人間權益之衡平,爰增訂第2項規定。又此時繼承人僅係就應受償而未能受償部分負清償之責且不以所得遺產為限,該繼承人對於其他非屬本條第1項及第2項之繼承債務,仍僅以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之責,併予敘明」。第1163條立法理由第2項記載「至於繼承人如未於第1156條所定期間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並不當然喪失限定繼承之利益。嗣法院依第1156條之1規定,因債權人聲請或依職權命繼承人陳報時,繼承人仍應有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之機會。惟如繼承人仍不遵命開具遺產清冊,繼承人即必須依第1162條之1規定清償債務,若繼承人復未依第1162條之1規定清償時,則須依第1162條之2規定,負清償及損害賠償責任」。

因此,民法第1148條第2項、第1153條第1項明定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僅以所得遺產為限負連帶清償責任,繼承人如未於第1156條所定期間開具遺產清冊陳報法院,並不當然喪失限定繼承之利益,惟如繼承人不依第1156條或第1156條之1規定向法院陳報進行清算程序,則其自為債務之清償,即必須依第1162之1規定為之。如繼承人不依上開規定向法院陳報並進行清算程序,又違反第1162條之1規定,致債權人原得受清償部分未能受償額(例如:未應按比例受償之差額或有優先權人未能受償之部分),債權人得向繼承人就該未受償部分行使權利,而繼承人對於前開債權人應受清償而未受償部分之清償責任,除繼承人為無行為能力人或限制行為能力人外,不以所得遺產為限。

 

綜上,甲的行為顯然違反民法第1162條之1規定,就乙積欠丙的債務仍要負清償之責,且不以繼承所得遺產為限。

 
法院判決可以貼上網嗎?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2 二月 2018 10:24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王紫藍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倘若人性貪嗔痴的本性未根除下,社會上的糾紛在所難免。在法院實務上常見到一般的小衝突,雙方也會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

本來以為法治社會,大家一起來守法,讓社會祥和。沒想到現行的人權法治觀念高漲,一有紛爭,卻是動則訴諸於法院,也難怪司法人員愈來愈忙碌,大嘆不如歸去。

打官司的人有時候是為爭一口氣,未必想從中獲取甚麼樣的利益與賠償。個人經驗有時在調解中,讓雙方各自發洩心中的鬱悶,使得氣憤有出口,我們再分享一些和為貴的道理,將能平息彼此嗔恨的心,達成諒解而和解。

個人以為,法律本是為解決人們的紛爭而設,不是要鼓舞大家興訟,俗謂:「訟終兇」就是這個道理。可是,人有百百種,有人即令檢方、法院已對其作出有利的不起訴處分,或勝訴判決,然而,心中被告的恨意仍未消除,思圖給對方難堪,而在社群網站,故意把對方的姓名、身分證字號及地址,全部公開而不遮掩,這種報復行為,看似為自己吐一口氣,實則是為自己找麻煩。

報載,有一梁姓女子甲與妹妹乙不合,梁女不滿妹妹在臉書PO文「公審」她,因此對妹妹提出家暴、誹謗告訴,她收到妹妹的起訴書後,拍照傳給曾「公審」她的網友,卻沒有將上頭妹妹的個資隱藏,即起訴書上梁女妹妹的姓名、出生年月日、身分證號碼、住址「全都露」,反被妹妹乙控告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偵結將甲女起訴。

雖然甲女辯稱,之前妹妹乙也PO網公審她,她才會將起訴書私傳給曾看到文章的人,想要澄清、證明自己的清白,其理由正當,但不為檢察官所採,將之以違反個資法加以起訴。

但查,報載另一則刑事判決中,被告將,甲男與其配偶有關的妨礙家庭的民事判決書,案號欄「第131號」及當事人欄「上訴人」與「訴訟代理人」姓名、住址塗去後,未隱蔽「被上訴人」(即甲男)、「訴訟代理人」的姓名、住址,並複印多份後,將判決放置在土地公廟、活動中心廣場以及隨機置放在鄰居住處信箱內。透過此方式非法利用被上訴人的姓名、地址等個人資料。

法院認為,依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5條,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的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的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但被告公布的判決內容,有關妨害家庭罪訴訟,與甲男鄰居、住處附近土地公廟、活動中心等不特定人及公共利益均無關,仍認被告違反個資法。

法院對於行為人類似收受起訴書、判決書後,毫無顧忌的悉數公開呈現對方的個資,均以違反個資法究辦。打官司的人無論輸贏,難道不能放下你的心,在訴訟結束時,也將案件結果放水流去呢?

 
商標註冊對企業有何好處?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0 二月 2018 13:00

吳明益律師聯合事務所 吳明益律師 撰

記者阮文彬.江思婷/整理

商標註冊到底有什麼好處?這個問題可以用一則蘋果日報的新聞來說明。蘋果日報106年10月17日的報導「TutorABC怒告商標侵權科見美語老闆遭起訴」,主要爭議為TutorABC指控,他們所使用的商標為一個O、O的右邊掛著耳機及麥克風,整個商標為藍色,科見公司放在官網的商標形式與顏色竟與他們一致,只是差在科見的耳機是戴在左右兩邊。TutorABC提起商標侵權的民事訴訟,一審獲法院判決勝訴。下面就來談談我國商標制度吧!
第一個問題,什麼是「商標」?「商標」是用來指示及區別商品/服務來源的標識,所以商標必須具備讓相關購買人能認識商品/服務來源,並辨別不同商品/服務來源的功能。隨著經濟活動及行銷市場的活潑及多元化,商標型態除了傳統的文字、圖形及記號外,顏色、立體形狀、聲音、動態、全像圖甚至嗅覺、觸覺、味覺等型態,如果具有識別來源的功能,都有可能成為商標。
我國商標制度是以註冊保護為原則,註冊後其保護之效力及於全國。商標依法申請註冊取得商標權後,商標權人可以自己使用或授權他人使用。如果他人未經商標權人同意使用該商標,而有侵害商標權或有侵害商標權之虞的情形,商標權人可以請求排除或防止侵害,對於故意或過失侵害商標權的人,還可以請求損害賠償。
此外,商標權亦是一種財產權,可以將註冊商標轉賣或用以設定質權,知名商標具有很高的市場價值。蘋果公司的iPad產品問市後,其超高的市場人氣和商業價值得到消費者的認可。然而,消費者所熟知的蘋果iPad商標,在大陸卻早已被深圳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深圳唯冠公司於2001年搶先註冊,其後美國蘋果公司與深圳唯冠公司纏訟逾2年,在美國蘋果公司付出近18億元台幣給深圳唯冠公司後,終於和解落幕。
從上面這兩則報導,我們可以看出註冊商標的好處,不僅能保護企業現有之市場不被他人以不正當方式侵犯,亦能增強商標的市場價值並維護商品及企業的信譽和形象。
 
共有人有數人同時行使優先購買權時 怎麼處理?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06 二月 2018 08:29

撰文/湯文章(花蓮地院民庭庭長)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一、案例:

甲、乙、丙、丁、戊等五人共有一筆土地,應有部分各五分之一,甲、乙、丙等三人決議要出售該筆土地給A,丁、戊表示不同意,甲、乙、丙等三人乃通知丁、戊行使優先購買權,丁先表示願意以甲、乙、丙等三人出售予A的同一價格購買系爭土地,戊隨後幾日亦表示願意以甲、乙、丙等三人出售予A的同一價格購買系爭土地。請問:何人才有優先購買權?

二、解析:

依土地法第34條之1第1項、第2項、第4項規定:「共有土地或建築改良物,其處分、變更及設定地上權、農育權、不動產役權或典權,應以共有人過半數及其應有部分合計過半數之同意行之。但其應有部分合計逾三分之二者,其人數不予計算」、「共有人依前項規定為處分、變更或設定負擔時,應事先以書面通知他共有人;其不能以書面通知者,應公告之」、「共有人出賣其應有部分時,他共有人得以同一價格共同或單獨優先承購」,但若共有人有數人同時行使優先購買權時,該怎麼處理?土地法並無明文規定。理論上有幾種解決方式:

(一)由出賣人決定

共有人欲出賣其應有部分時,其他共有人通常是出賣人第一個可能想到的買受人,而出賣人對於主張先買權的其他共有人往往知之甚稔,故在有數位他共有人主張優先買權時,數位他共有人在出賣人心目中的履約能力、履約意願仍有差異,基於私法自治及契約自由原則,不宜剝奪出賣人自其中選擇締約相對人的自由,以免增加買受人債務不履行的可能性。

(二)由最先出價者取得優先購買權

既然法律規定是以「同一價格」決定優先承買權,則最先出價者若已經符合同一價格,自應由其應買。

(三)法律直接規定以抽籤方式決定

內政部2014年土地法第34條之4第2項後段規定:「有數人表示優先承買時,以抽籤定之。」

(四)按共有人原先的持分比例

現行土地法第34條之1執行要點第10點第10款規定:「共有人出賣其應有部分,除買受人同為共有人外,他共有人對共有人出賣應有部分之優先購買權,均有同一優先權;他共有人均主張或多人主張優先購買時,其優先購買之部分應按各主張優先購買人之應有部分比率定之。」內政部2015年土地法第34條之3修正草案第4項規定:「共有人於第二項期限內未表示優先購買者,其優先權視為放棄;有數人表示優先購買時,按應有部分比例定之。但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

(五)基於私法自治原則,主張先買權的數人得協議定之。如主張先買者合意「由其中一人或數人優先承買」或「抽籤」或「互為競價」或以其他方法定之,不論標的物最後是由願意優先承買的一人單獨所有或由數人共有,均無不可。

(六)由願意優先承買的數人再次競價,因為透過競價而出價最高者,無論其應有部分多或少,基本上表示標的物對其有最大之效用。

 

上述各說各有利弊,實務見解亦不一。若考量優先承買權的性質為形成權,即應由最先出價者應買。惟若依私法自治及契約自由原則,則應尊重出賣人之選擇締約對象的自由。若從效率的角度來看,願意出價最高者,表示該物對其最有價值,其能使之發揮最大的效用,則應採由願意優先承買的數人再次競價,才決定由誰應買。總之,基本立場不同,結課就會不同。至於以抽籤方式決定,過於僥倖,按共有人原先的持分比例持有,仍舊維持共有關係,有違優先承買權之設立意旨。由主張先買權的數人另行協議定之,仍有無法達成協議時增加的訴訟成本,這三種見解基本上並不可採。

 
淺談繼承與債務二、三事(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05 二月 2018 07:55

撰文:曾泰源律師 整理:記者阮文彬‧江思婷

如果在遺產分割協議中,讓其他繼承人繼承,自己則是只有繼承一小部分遺產,或是自己同意不要分配任何遺產,債權人是否可以主張詐害債權而打撤銷遺產分割協議的訴訟?

有台北地院判決採否定說,判決理由略以為:「…債權人就債務人拋棄繼承權既不得依民法第244條規定行使撤銷訴權,舉重以明輕,債務人基於身分關係所為之遺產分割協議,自亦不應允許債權人撤銷。再者,遺產分割協議係經繼承人全體同意而為之共同行為,非單一債務人所為之無償行為,且該債務人之行為亦無法單獨分離,依首開說明,亦不得訴請撤銷。是以,原告依民法第244條第1項規定,訴請撤銷被告就系爭不動產所為分割遺產協議之債權行為及物權行為,並依民法第244條第4項規定,請求被告塗銷系爭不動產之所有權登記,回復為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均屬無據,應予駁回」(台北地方法院105年度訴字第1684號判決亦同此旨)。

惟另有台北地院的判決則採可以撤銷的見解,其理由略以:「…至於,債務人將繼承所得財產上之公同共有權,與他繼承人為不利於己之分割協議,債權人可得訴求撤銷,尤不待言(最高法院69年度台上字第847號判決意旨參照)。綜上可知,繼承權固因一定身分關係而發生,繼承人固得於繼承開始時自由選擇其人格法益,即行使拋棄或承繼繼承遺產上之權利、義務,惟如繼承人選擇繼承遺產後,繼承人即取得遺產上之權利、義務,該遺產上之權利、義務即轉為繼承人總財產之一部。

如部分繼承人取得遺產上公同共有之權利後,將該財產權拋棄而歸由特定之繼承人單獨所有者,並非拋棄繼承,而係繼承人繼承遺產後之權利行使,如使其減少財產或增加債務之情形時,即有害及債權人之債權者,自得准許債權人行使撤銷權…」(台北地方法院104年度北簡字第2092號判決筆錄亦採相同見解)。

管見以為,如果要拋棄應及早,否則,繼承人聲明繼承,取得遺產後,繼承的權利已轉換成財產法益,而非人格法益,個人比較傾向於採肯定說,是可以撤銷的。

 

準此以推,繼承財產取得後,為脫免債權人查封所取得的遺產,再以贈與的方式移轉登記與他共有人,其為明顯的脫產行為,債權人更可以撤銷該不利的詐害債權行為,自不殆言。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18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