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何以三不五點出差錯?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30 一月 2019 10:51

蕭福松

花蓮慈濟醫院護理師為病患施打抗生素過量,幸患者無不良反應,家屬未予追究,院方也允諾密切追蹤病患狀況,事件才告平息。只是去年10月才發生護理師誤把尿液當生理食鹽水注射,現在又發生施打抗生素過量烏龍,難怪家屬質疑「何以三不五點出差錯?」

出差錯當然不可能是故意,但肯定是「不小心」或「太自信」。不小心,可能是沒經驗、粗心,或精神疲憊、專注力不集中所致;太自信,則是自認專業,可以掌握狀況,卻往往掉以輕心,以致出錯。

醫療糾紛之所以受到關注,主要是「人命關天」,任何誤診或疏失,直接受害者都是病患。然身體受傷害是一回事,對醫生或醫護人員的怨懟不滿,恐更是加重醫病緊張關係的主因。

對病患及家屬來說,都希望遇到良醫良護,期待獲得良好診治及照護;不希望碰到庸醫或兩光護理人員,病沒治好,先被折騰一番。

醫護工作被戲稱是既能賺錢又能做功德的職業,除應具備醫護專業能力外,態度及用心尤不可或缺。此次施打抗生素過量事件,離譜之處,在於家屬詢問「是否有打錯?」時,護理師仍堅稱「沒錯」,等發現打錯了,才知道代誌大條了。不僅顯示專業不足,未做好應有的核對動作,同時也表現盲目的自信,結果就是一錯再錯。

護理師是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工作忙壓力大是可理解的,但因為扮演救人、救命的角色,操作時實不容許有絲毫的大意或馬虎。有年輕醫護人員在開刀房內開病患玩笑,或在護理站嬉鬧,都顯得不夠專業。而給錯藥或施打藥劑錯誤,不僅危害病患身體,也嚴重傷害醫院形象。慈濟醫院4個月內發生兩起護理師注射失誤情事,顯然不只是SOP失靈,恐怕在員工訓練及管理方面,都有加強必要。

花蓮慈濟醫院是東部民眾看病第一首選,醫生的醫術醫德,護理人員的親切盡職,都普獲好評,偶有疏失,自不忍苛責。然身為醫護人員,必須理解病患及家屬「望治心切」的心情,不論檢查、診斷、給藥、注射,都必須確認、確認、再確認,才不致發生出錯情況。

醫護人員能「視病如親」,是愛心仁德的表現,會被視為是病患生命的救星、貴人;相反的,如果沒有「痌瘝在抱」的胸懷,馬虎隨便,導致病人小病變大病,或直的進去橫的出來,就不僅愧對病患及家屬,恐也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慈濟醫院連續發生護理師出包事件,凸顯管理及訓練上的不足。院方除應要求醫護人員確實遵守SOP流程外,也應檢視有無負荷過重或工作超時情形,畢竟醫護人員也是人,同樣需要休息,也希望獲得鼓勵和支持。

良好的醫病關係,可幫助病患早日康復,醫護也有成就感,所以尊重、信任醫護人員絕對必要。相對的,醫護人員也要表現足夠的專業能力與愛心,才能贏得病患及家屬的尊重與信任。

 
86歲的反戰日本歐巴桑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29 一月 2019 08:02

宋瑞文

儘管世界大戰結束已久,世界各地仍烽火處處,同時,為和平而努力的人們,也持續地努力著。日本一位86歲高齡的老婦島袋文子,為抗議在沖繩的美軍基地工程,隻身往前抵抗,她把自己老邁孱弱的身軀,置於抗議的最前線,置於工事之前,作為和平的盾牌,彷彿沖繩人二戰犧牲的縮影。

一同抗議者橫山知枝的臉書寫到,這位在沖繩戰中倖存的婆婆,在對沖繩邊野古美軍基地工事的抗議中說:「我們是在二戰沖繩戰中,喝死人的血活下來的,日本國防部(防衛局)知道嗎?你們就那麼想蓋美軍基地,那可是人血哪,有著腐爛的人血的泥水哪,不要把沖繩推向美軍基地!國防部的各位,有在聽嗎?」

86歲的文子婆婆,在沖繩戰中被火焰放射器燒傷左半身,在一根頭髮都沒有留下的火燒中倖存,「我只是因為活不下去了,喝下血染的泥水,為了活命啊。」家毀田滅,還要在殺死親友的美軍之間過活,為了生活得為美軍工作,人生遭受了莫大的屈辱。

身體這裡痛那裡痛,只能用拐杖慢慢走。夏天熱得像地獄,冬天就算穿大衣也冷得打哆嗦。眼前軍車交錯,排氣猛烈撲鼻而來,但即便如此也要站在這裡抗議,只為了「絕對不要再有戰爭!」

反沖繩美軍基地運動(美軍基地問題),最早可追溯至1995年的沖繩美軍少女暴行事件,當年3名美軍軍人綁架並輪姦了一名12歲的沖繩小學女生,由於日美駐軍地位協定(U.S.–JapanStatusofForcesAgreement)的關係,日方無法逮捕、起訴犯人,引爆居民反對美軍基地的呼聲。其中宜野灣市的普天間基地,因為距離市區太近,被稱為是世界最危險的軍事基地,而成為問題的焦點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沖繩美軍少女暴行事件後,日美設置了沖繩特別行動委員會(SACO,SpecialActionCommitteeonFacilitiesandAreasinOkinawa);在1996年4月提出的解決報告,提及同年3月中國以飛彈試射威嚇台灣選舉的台海危機,美國調動兩艘航空母艦協防,中美形成對峙局面。然而,當時日美間沒有關於台海軍事衝突的處理方針,日方不知覺地陷於未被美軍優先通知,沒做充分軍事準備的情況,增添了民眾的憂心。

島袋文子的奮鬥,引起若干媒體的矚目,與網友的聲援。她的反美軍基地歷程並不輕鬆。事實上,當然也有島民沉默以對,邊野古美軍基地動工已經倡議17年了,長年來,有時也會被親友阻止,直到近年才廣泛受到縣內支持,但這群走過戰爭的歐巴桑們,是絕不動搖的一群,畢竟,那被火紋身的苦痛,任誰見了都難以忘懷。

 
福島災民求償未能如願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8 一月 2019 07:36

宋瑞文

年關將至,許多人都準備了暖衣暖爐好過年,享受闔家團圓的年節。但對許多福島核災災民來說,這2年特別地難過,因為求償屢屢遭到拒絕,甚至還有人連續被拒絕6次,儘管災後已近9年,憤恨的民怨仍然未解。

就跟許多災難一樣,許多災民在承受諾大損失之餘,多半沒有力氣再花大錢請律師要求賠償。因此日本政府設計了訴訟之外的求償管道。

根據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的介紹。福島核災後,為解決災民和東京電力之間的賠償問題,並避免曠日費時的訴訟過程,日本政府設立了核電專門的訴訟外紛解決手續中心(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簡稱為「核電ADR中心」。

然而,卻有成千上萬的災民求償未果,有的村子有高達半數左右的村民求償,仍然不被理會。

福島核災後,許多媒體都做過相關報導,其中不少以親臨福島現場為標榜,即所謂深入災區,但往往採訪個別人家,對於整體民情缺乏掌握,為數眾多的求償災民便是其中之一。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專文指出,儘管東京電力的核災賠償費每年都在1兆日圓以上,截至2018年累計7兆日圓以上,該公司卻連年盈餘。這是因為災後日本政府買下50.1%股權,等於實質上的國營事業,賠償幾乎都由政府支出的緣故。

換句話說,東京電力不賠,等於日本政府不賠,背後是國家不願賠償,而不只是民間公司的冷漠,是雙重的失望。向政府討公道,結果裁判也是加害者,如何不教災民心情鬱悶呢。

在福島縣飯館村,有半數左右的村民求償,而且這裡汙染還很嚴重,照車諾比標準不宜人居。

飯館村議員佐藤八郎透露:只有15%的土地有做除去汙染的工作,又因此累積230萬袋的放射能汙染土;儘管汙染普遍,村內卻到處樹立鼓勵返鄉的標語,像是「一路順風,一定要回來哦。」「歡迎回家,伸長了脖子在等你唷。」充滿諷刺的感覺。

儘管事隔8年,提到福島核災,台灣許多人基於台日友好,還是表示關心。只是對於核災現狀認識有限,輕信官方宣傳,讓災民有苦難言,還被外界以為風平浪靜,已經可以安居樂業,殊不知標語只是標語,和實際的感受天差地別。

代表災民的律師平岡路子表示,災後至今已過8年,國民的關心降低,東京電力的輿論壓力也不像過去,變得容易拒絕災民。可見,持續對於福島核災投以關注的眼神,並正確理解他們的困境,也是協助災民求償的力量之一。

 
電廠說明會應開誠佈公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27 一月 2019 12:32

宋瑞文

電廠建設有避鄰效應,原本就對居民不利,而民智漸開,許多人也逐漸認識到,國家有不得不解決的問題,不至於一味反對。只是,就像最近花蓮一樁太陽能板的設置爭議一般,開發單位若沒有充分的說明,民眾即便基本上是接受的,也會讓人感到手軟。日前一樁基隆的案例便是如此,可為借鏡。

1月18日,基隆協和發電廠,於廠內舉辦更新改建計畫公開說明會。儘管事前宣傳極為有限,但本案規模巨大,裝置容量超越全台核電機組總和,現場座無虛席,在地里長、議員、民間團體皆出席參加,一同關切計畫利弊。

現場民眾、民代的意見,可粗分為反對、有所保留的支持、支持三種態度。首先,如同媒體報導,基隆鳥會與漁民團體反對。鳥會理由是2025非核家園已解套,核電延役,加重啟核四可供應相當電量;被壓縮的液化天然氣,若在無法保持超低溫,會釀成無法收拾的生命財產巨大災變。

不過,因為核電延役在法規上尚有其他程序問題,非公投過關可解。無獨有偶的是,核電廠同樣也有需要保持低溫的問題。據NHK報導,福島核電3號機裡的燃料池,若無法保持低溫,燃廢燃料棒開始燃燒,強制避難範圍將廣達半徑250公里。且3號機核廢燃料棒約1千多束,台灣核2則有1萬多束。

其次,在場議員多半希望面面俱到,希望改建計畫不會影響到漁民、潛水業者的生計等等。議員陳薇仲表示,環保署在去年中提出17點建議,包含生態、環境、空氣品質、文化資產等面向,但事隔半年,台電仍未充分回覆,現場的說明也嫌簡略。

改建計畫興議以來,在網路上評價不惡,現場也有支持的聲音。只是說明實在太過有限,說明書不過區區四張薄紙,許多重要問題僅僅一行字帶過,缺乏數據與評估。有民眾建議,關於生態、人體健康等影響,應做長期追蹤,若有異常變化,需追究台電責任。基隆立委蔡適應表示,環評書應送基隆市府複審,確保在地權益。

雖然電廠開發牽涉到許多專業,民眾也不一定能一一認識了解,但是像說明會之前應充分公告通知這類,每個人都知道標準在哪,都能藉以判斷開發單位的小事,一旦給人似乎在遮掩的疑慮,整個過程便會缺乏互信,對彼此都是傷害,不可不慎。

花東地區,偶爾也會遭遇開發爭議,本地地處偏遠,媒體監督或許不如人口密集之處,更需要開發單位展現誠意,讓人安心地認識建設美意,與利弊。望政府與開發單位謹記在心。

 
防止虐童先找回人性中的善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26 一月 2019 12:14

蕭福松

虐童事件頻傳,很讓人懷疑台灣社會怎麼了?做父母的不像父母,一不順心便打小孩出氣,當保母、老師的也走鐘,小孩稍不順己意,便巴頭、甩擰、塞櫃子。稚齡小孩只會天真吃喝玩樂,沒本事也沒心機和大人作對,偏大人仗著體型優勢,動輒打罵凌虐,到底安的甚麼心?令人不解。

每次發生虐童事件,就有一群自認很有正義感的「鄉民」,包圍警局、地檢署、當事人住家,揚言要賭人、替無辜小孩討公道。

可笑的是,只看到別人的不義,卻沒看到自己的不法,在新聞熱潮當下,個個義憤填膺,恨不得把當事人千刀萬剮,好替天行道,也彌補司法的不足。等事件平息後,又繼續遊手好閒,待下次又出現虐童案時,再出來吆喝、打抱不平一番,很想問這些正義哥,平時善待家人、善待小孩否?

而政府官員和立委也同樣「制式反應」,虐童事件發生後,個個面色凝重,表現無比痛心。接下來,不是要求加強「社會安全網」,就是建議修法加重刑責,要不便是男女婚前要先上「親職教育」課程。都忽略問題的癥結,不在法律,也不在制度,而在人心道德的潰敗。

台灣不缺高學歷,缺的是道德及倫理教育。學校忙著塞一些專家學者認為重要的東西給學生,「生活倫理」、「公民與道德」課程自然就消失了。沒有典範可學習,老師也不再教待人處世道理,學生除了成績競爭、電玩遊戲、追星動漫之外,懂得如何真誠友善待人?懂得生命教育意義嗎?

孩提時期,如不能建立「愛、誠、善」的道德觀念,長大之後,自難期待對人寬厚、仁慈。而動輒打罵凌虐小孩的家長、保母、老師,本身就沒有愛心、耐心,又怎堪擔養育、照顧、教育之責?

每當發生家暴、虐童、自殺事件,「社會安全網」就被重提。事實上,它只是個概念,既無法落實保護,也不能事先防範,頂多只能事後安置、究責。

衛福部規劃「全方位兒童醫療照護網路計畫」,法務部提「兒童死亡回顧」試辦計畫,教育部研訂「兒虐個案辨識指標檢核表」,社福機構更呼籲政府成立政院級兒少辦公室。都希望透過「公權力」的發揮防止兒虐,卻輕忽家暴、虐童、自殺事件的發生,都緣於突發性的情緒失控,並非通報或檢核就可防止。

「社會安全網」無法發揮作用,在於社工不可能24小時監控,左鄰右舍也不可能全天「雞婆」。當外力無法介入個別家庭進行預防性防制時,就只能回歸家庭的健全結構。

家暴施虐的關鍵,仍在組建家庭的夫妻是否具成熟、健全的身心及人格。身心不健全、人格不成熟的大人,不易控制情緒,也不懂怎麼關愛、教養小孩,不是生而不養,就是不當管教或施虐,都影響小孩的身心健康發展。只有強化道德教育,找回人性中的善與慈悲,才能愛己及人、減少虐童事件的發生。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54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