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高雄鐵路地下化 送舊迎新有故事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7 十月 2018 07:44

宋瑞文

據報導,為了拍高雄站平面鐵道發出的最後一班列車,台鐵高雄火車站第5月台晚間10時左右湧進許多人,這班車開出之後,高雄火車站、台鐵新左營站到鳳山之間逾70年的平面鐵道,就將走入歷史,之後是地下化的路段。

在民眾的注目之下,高雄鐵路展開了歷史的新一頁。歷史的改變看似一瞬之間,背後的努力卻是年歲久遠。在鎂光燈閃閃爍爍的這一刻之前,花費無數心血進行的協調與修正,或許在參與民眾的心裡才是永遠。

對於許多沿線土地之外的民眾來說,可能都不知道,最早計劃進行時,是怎樣的美夢與有待磨合的現實。

那時,高雄鐵路地下化的願景,比方「騰出來的土地,將種植以紅花風鈴木為主的樹木,綿延約15公里,還點綴阿勃勒、黃花風鈴木、鐵刀木等...」個個讓市民引頸期盼,但當年動工之後,一部份的居民卻發現,他們不但等不到這樣的美景,未來恐怕還成為噩夢,變成你家歡樂我家愁的差距窘境。

原來是設計之初,高雄縣市尚未合併,規劃僅只於舊社區,差了現在合併後的一段,稱為鳳山段,若不延長包納,「原來的綠廊瞬間變成大坑道和高聳圍牆,火車爬坡產生的噪音與製造的空氣污染,將是當地居民的長久夢魘。」

民怨既來,政治人物責無旁貸,努力挽救回來,放下了無數居民心中的無數大石。從興建到解決難題,像是前後任市長謝長廷、陳菊,與長期關心的市議員吳益政等人,個個付出奉獻,才有今日民眾送舊迎新的興奮。

而且,不單是一般人為之興奮,常被忽略的弱勢族群,也普天同慶,因為,高雄鐵路地下化的過程中,符合身心障礙者的期待。

之前,在高雄市議會裡,市長陳菊與議員吳益政,磋商過弱勢的處境;「應設計讓行動不便者直接刷卡進入月台層,無須經過穿堂層,免除行動不便者的困擾。」就此,花蓮火車站或可效法?

少數都照顧到了,全體旅客的障礙,更不會遺漏:「各車站站體至停車場採平面穿越正義路的方式,對使用大眾運輸的民眾十分危險,建議改由地下穿越,維護通勤者及行動不便者的安全。」

綜合以上,可以說,今天許多民眾對於高雄鐵路地下化的歡呼,不會是少數族群背後無人聽聞的嘆息。經過對全體民眾的貼心設計之後,此刻的成果與掌聲,是真正的全民同歡。我們也希望台灣其他的公共建設,能效法高雄鐵路地下化的精神,一個都不能少地,讓全民確實享受公共利益的你我不區分。

 
東部交通應鐵公路及海空運並重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6 十月 2018 07:32

蔡永雄

鐵路為主、公路為輔、海運備援的交通政策,是造成東部對內對外交通困境的最大原因。這項政策如不改為鐵公路及海空運並重,東部的交通困境永遠沒有改善的一天。

民進黨行動中常會日前在花蓮舉行,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表示,對花蓮民眾來說,交通是最大問題,所以政府已經加快蘇花改建設進度,台鐵也會購買新車廂,來提升花蓮的旅運品質,台鐵也將改善售票系統,讓所有的座位,不會因為系統的設計不良而被浪費掉。

台鐵花蓮新站10月3日舉行啟用典禮,交通部長吳宏謀說,在花蓮新站啟用後,花蓮仍有相當多的交通基礎建設必須加速來完成,除了鐵路、公路、還有水路,希望透過各項交通基礎建設的完成,讓花蓮成為最完善交通路網觀光城市,在交通部推動的環島路網中,花東鐵路電氣化已完工啟用,至於花東鐵路全線雙軌化也正著手評估規劃中。

在公路交通方面,吳宏謀說,目前正在進行的花蓮以北的蘇花改工程、花蓮以南的南迴公路拓寬工程,公路總局全力趕工中,務必要在109年農曆年前完成通車;目前正在進行中的花東公路,從花蓮縣光復鄉到富里鄉,全長70公里景觀大道,工程不間斷的持續進行中。

花東公路和南迴公路即使拓寬了,還是一條省道,行車速限為70公里,有的路段甚至更低,沿途又有很多紅綠燈。東部民眾只要開車出門,不管是短程還是長程,回到家後,就會接到超速和闖紅燈的交通罰單,這是東部民眾心中永遠的痛。因此,東部民眾一再建請政府興建花東高速公路,徹底解決花東地區對內通行的問題。

花東地區對外通行的管道,雖然也有蘇花、南迴、中橫等公路,但都是省道,行車不安全,只好完全仰賴鐵路,於是造成多年來鐵路一票難求的問題。東部民眾相信,若國道6號能東延到花蓮縣,及麗娜輪能成為大眾運輸工具天天航行,民眾就有較多的選擇,可以快速地通往北中南地區。

東部的交通建設,應同時考慮經濟發展、環境保護、社會公平。

對東部民眾來說,鐵路為主、公路為輔、海運備援的交通政策,就是不公平,因為西部地區鐵公路海運都很發達。在鐵路為主、公路為輔、海運備援的交通政策下,政府只會考慮如何改善東部的鐵路設施,卻不願意興建蘇花、花東、南橫3條高速公路,也不願意讓國道6號東延到花蓮縣,不願意讓麗娜輪成為大眾運輸工具天天航行。因此,如果政府真的有心改善東部的交通,就要將鐵路為主、公路為輔、海運備援的交通政策,改為鐵公路及海空運並重,同步推動東部地區的鐵公路及海空運建設。

 
依法行政才是王道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15 十月 2018 07:46

方圓

自從「花蓮王」因經濟犯罪入獄後,花蓮縣政在法律人出身的縣長蔡碧仲掌理之下,秉持公開透明、滾動式檢討,且依法行政、謹守行政中立,種種作為真是讓花蓮一掃多年來的烏煙瘴氣。

以日出香榭大道為例,多年來爭議不斷,特別是號稱「千年不壞」的黑白地磚,造價高昂到令人瞠目結舌。以一個天天喊窮的縣市來說,花近3億鋪地磚根本「豪奢」到匪夷所思,結果最近公開大家才知道,前朝縣府居然在工程案細部書圖都尚未審定完成之前,就逕自先發包了,這種「偷吃步」的行為本來就不可取,撤標才是正確決定。因為程序不完備,衍生爭議後倒楣的還是花蓮縣民,更何況其中恐怕還有設計缺失、不實用問題。

同樣地,「賣斷式」青年住宅政策也是多年來風風雨雨,特別是這個政策美其名照顧青年,讓人民住者有其屋,但實際上別說真正的弱勢者根本買不起,總價250萬雖低,可是單價並不比周邊房舍便宜,人民買了恐怕只會變成屋奴而已,而且10年內還不可以在市場上流通,根本不知道以花縣府的財政要怎麼擔保?如今在信心崩盤之下,僅有2成中簽戶願意繳款,不先暫時喊卡、了解問題所在,難道要繼續蓋給蚊子住?

至於理想大地案更是一團混亂,檢方直接點名「榮亮公司金融帳戶代表交易人」中,有16人在花縣府任職秘書、司機、隨扈,且在上班時間替榮亮公司跑銀行,這不交待政風處徹查,難道放任不管嗎?政風處根本應該要自己主動查才對,否則這個單位乾脆廢掉算了。

「花蓮王」稱霸花蓮多年來,善於造神、收買媒體、籠絡人心,威嚇利誘雙面手法之下,不僅造成寒蟬效應,人民敢怒不敢言,對花蓮最大的傷害,其實是攸關縣民福祉的重大公共政策幾乎無法好好討論,不同意見也很少會被採納,總是獨斷獨行,才會發生日出香榭大道和青年住宅如今的狀況。甚至,也因為主事者聽不進去建言,導致提案品質不甚理想,公務員徒有專業也無法發揮,進而無法順利爭取到更多花東基金的挹注。

至於0206地震善款的明細當然也應該公開透明,讓外界評斷;如果支出均依法行事,又哪怕公開周知呢?更何況,捐款人有資格知道自己所捐的善款有無被浪費?或濫用?

凡此種種,其實都是正常的滾動式檢討,硬要扣「東廠」帽子,真是大可不必。

 
斥責妥瑞氏症學生的校長有前科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日, 14 十月 2018 09:47

宋瑞文

據媒體報導,罹患妥瑞氏症的北市民權國中王姓學生,不幸跳樓身亡,家長事後調查發現,王生在校遭長期霸凌,王生還被校長斥責:「有病就要吃藥!」且北市教育局提出的調查報告,只採信校方自行調查的說法。引起監察委員關注,申請自動調查。

學校原本應該是包容關懷的地方,是學生受保護慢慢茁壯的搖籃,不料竟成為加害處,學生殞命、家長傷心,社會嘆息且憤怒,監察委員此舉甚得人心,必得給予掌聲,去除杏壇敗類。

常說歧視是源自於不瞭解,關於妥瑞氏症的知識,自然也需要宣傳周知,避免遺憾再次發生。特別是在這樣的事件發生後,教育工作者應做為負面教育的例子,提醒自己,對於不一樣的孩子,應該加以瞭解與學習共處,而不是視為異類。

據知,妥瑞氏症常發生於2至15歲孩童,但是發生原因不明,是一種慢性神經生理學機制的病變,其致病的機轉目前仍不清楚,而其最主要症狀是抽搐,全球小朋友約10%至15%有抽搐,約占人口的0.52%,且皆男多於女。可知我們身邊會有這樣的孩子,無需大驚小怪。

事發之後,現在許多瞭解妥瑞氏症的學者專家,紛紛提供介紹,期待社會更加接納,但如報導所言,教育主管機關卻全然採信校方說法,等於是給加害者自圓其說又不加檢驗的脫罪機會,實不可取,監察委員必要詳加調查,還當事者一個公道。

事實上,該校調查報告有疑,也不意外,因為該校校長朱毋我,也就是斥責輕生學生的加害者,過去便參與過問題報告的製作。

朱毋我參與過的另一件有問題的調查報告,是他在中山國中擔任訓導主任時,針對(狀告當時台北市長郝龍斌違反國民教育法的)蕭曉玲老師的〈不適任教師具體事實〉,裡面幾張由他拍攝的、模糊不清的照片,指控蕭曉玲「要求學生關閉門窗滯留學藝股長」、「強行要求不實記載教師日誌」等。

但監察院在傳喚當時在場的其他老師(人證),以及當日教室日誌(物證)後,發現事實是「教室並未鎖門且尚有其他音樂老師在場,難謂強行留置」、「教師日誌並未塗改」。可見他已有教育上的前科,實在枉為人師。

這兩次有問題的調查報告,都被主管機關照單全收,先是害了一位仗義直言的好老師,現在又害了一位本為弱勢的無辜孩子。足見教育體制有系統性的問題,需要根本性的解決,否則,恐怕還有下一次的悲劇,因此,監察委員不能只追本案,對於朱校長的上一份報告,也應究責才是。

 
幫政府掏人民荷包的檢舉魔人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3 十月 2018 12:48

蕭福松

高雄市大寮區中庄、後庄、琉球里一帶,自今年7月份起,經常有違停車輛被開罰,甚至一整排住戶都被檢舉,引起居民不滿。日前得知係當地一名年輕男子檢舉後,有30餘人聚集到男子家興師問罪,施暴影片見諸媒體及臉書後,有人叫好,有人搖頭,動輒檢舉固令人討厭,但動用私刑也是違法,都不值得鼓勵。

整起事件的肇因,在檢舉臨停違停所引發的不滿衝突。短暫臨停或有其不得不的理由,如果影響交通妨礙人車通行,被檢舉開單是合情合理合法。可是若不影響交通也沒礙著誰,只是暫停買個早餐或拿個東西,就被拍照檢舉開罰,不僅心裡不服,對檢舉人自以為的正義之舉恐也難苟同。

被圍毆的檢舉達人,從今年1到9月就檢舉了7600多件,平均1天28件,假使不是「有心人」,斷無此閒功夫閒心情,只是如此一來,被檢舉的車主荷包就要大失血了。最讓車主氣不過的是,都是在收到罰單後才知道被檢舉,連解釋或移車的機會都沒有。

更大的爭議是當地並非交通要道,也非人車壅塞之地,中庄里長就表示,當地人車不多,民眾習慣把車停在自家門口,既非騎樓也不是人行道,但不管是私人地或公有地全部被檢舉,難怪會引發附近居民「集體公憤」。

一名早餐店老闆娘說,今年7月起,她被開了6張罰單,罰了5000多元;隔壁鄰居只是逆向停車也被開了7張,1張900元;還有買早餐的客人,單6月份就貢獻好幾千元的罰單,都是臨停被開單;另名蛋商則收到14張罰單,多是紅線停車、逆向違停,罰款初估上萬元,損失慘重。最令住戶不滿的是,車子停放在自家門口或騎樓,只是車屁股露在外面,也被檢舉開單,真是招誰惹誰了?

檢舉達人甘冒被揭發報復的危險舉報不法,讓公平正義得以伸張,若無相當道德勇氣是做不到的,從正面角度看,是值得肯定的。只不過,假使私心自用或自以為是,稍看不順眼,就拿槍亂掃射或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目的也不是為公益,而是發洩內心的不滿,則檢舉動機和心態就很可議了。就算舉報於法有據,理由也充分正當,但總是少了些人際和諧,不具同理心或缺少包容、體諒的檢舉,只突顯檢舉人的偏執自私,難怪成為人人喊打的「爪耙子」。

在經濟不景氣收入不豐的情況下,民眾最怕荷包莫名失血,又以交通違規最傷荷包,而明的臨檢測速好預防,暗的檢舉則防不勝防。有機車族將機車停在機車格內,卻收到違停罰單,看照片方知機車已被移動,但檢舉魔人哪管這些,直接拍照檢舉。一張機車違停罰單2400元,數日辛苦所得全捐給政府,冤不冤?對檢舉魔人的胡亂檢舉怎不恨之入骨?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大家都能守法,多為他人安全方便著想,汽機車不隨便違停亂停,沒東西可檢舉,魔人自然就會消失。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526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