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縣市新局中的政治暗潮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六, 15 十二月 2018 09:55

蕭福松

再過9天,新科縣市長就要走馬上任,選民都張大眼睛,等著看新人能不能帶來新氣象、新局面。有趣的是,所有光彩及焦點似都集中韓國瑜身上,使到他還沒上任就開始被評分,真是譽之所至,謗隨之至。新科縣市長能否開展新局,實現對選民的承諾,都是馬上要面臨的考驗,就職就如同挑戰的開始。

九合一選舉最大的驚奇,是選民打破傳統政治窠臼,不再扈從政治人物,沒有誰欠誰的問題,更沒有非得幹2任8年的道理,幹不好就下台,不得民心就下台。「政黨輪替」、「換人做做看」成了人民新的政治覺醒,投票不再是走過場的民主儀式,而是能真正發揮汰劣擇優、教訓政客的利器。

政治情勢詭譎多變,今年變化最大,流水般的民意,瞬間沖失了綠營200多萬張選票,不是人民跟不上改革腳步,而是領導人不理會人民、自顧自的走,最終就是與人民背道而馳。選舉失利雖未必跛腳,但在治理能力與領導威望皆受質疑情況下,連任之路恐未必順暢。

2年前上演的「白綠合作」,現在又重演,只是好戲還沒開場,就先被柯P老婆「選前被人痛毆,選後說別計較」一翻話給狠削一頓,重重打臉政治人物的虛情假義、爾虞我詐。

13日的蔡柯會互動冷無交集,仍各走各的路,而以總統之尊跨過行政院長,直接和6都市長談地方建設,並不合體制。即將登場的台北上海「雙城論壇」,「兩岸一家親」話題勢必又會搬上檯面,會迸出甚麼火花來,大家都等著看。

吳寶春麵包上海開店,引爆台商「兩面不是人」的尷尬處境,又是另個意外,或許政府得問人民要選擇經濟還是政治?九合一選舉藍大勝綠大敗,牽動的不僅是政治版圖,更是拚經濟前提所帶出來的「九二共識」兩岸關係議題。

澎湖準縣長賴峰偉搶先率團訪問北京,希望爭取更多陸客到澎湖觀光旅遊,1225之後,相信會有更多縣市長和對岸打交道。政府要如何因應,是順勢化解兩岸僵局?還是繼續ㄍㄧㄥ下去?人民也等著看。

2年前,台灣人民猶陷於政治動員的激情中,政治高於一切。2年後,發現政治不能當飯吃,政治也改善不了生活、救不了經濟,於是用選票決定自己的未來。選舉也證明政治算計不再是萬靈丹,政治人物若不能苦民所苦並誠實面對人民,很快就會被趕下台。

政治也不再諱莫如深,柯P調侃韓國瑜接了一個大爛攤,暗諷花媽的「偉大高雄夢」是靠舉債膨風起來的,3千億元負債怎麼還,夠韓國瑜傷腦筋。這次翻天覆地的選舉,把自認天縱英明、捨我其誰的政治人物全打回原型,更像戳破國王的新衣,叫本是凡人的政客全無所遁形。

法國「黃背心運動」方興未艾,說明改革不能只談理想,更要顧及人民的生活生計,搞到民怨四起,不是上街頭抗爭就是用選票教訓,實咎由自取。

 
大選藍綠變天 失敗為成功之母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五, 14 十二月 2018 10:18

宋瑞文

大選結果出爐後,國民黨拿下多數縣市,一夕之間,彷彿藍綠勢力互換。民進黨大敗之後,各方檢討文章紛紛出爐。責怪婚姻平權者有之,責怪綠能發展者有之,責怪吳音寧者有之,各方賢達撰寫長文,無一不是為民進黨著想,相信其中不少帶有善意與理性的建議。

另一方面,也出現不少為民進黨說話的文章,認為敗選沒有大錯,錯只有錯在執政2年的成績,未能被民眾理解,又受到許多假新聞的中傷,實在是非戰之罪。其中或者強調經濟成長,或者強調美台關係好轉,或者強調年金改革,篇篇皆透露著惋惜,期待民進黨再起。

不管是檢討或惋惜,各方高見都用心用了感情,唯一不可犯事的地方在於,不能讓澄清變成混淆。舉例來說,一例一休與砍7天假的議題,便遭到了誤解。有論者以為,政府推行砍七7天假與一例一休之後,勞工工時獲得改善,非也,因為高教工會在選前已提出堅實的研究否定。

高教工會的研究發現,第1次修法中的「一例一休」對於縮減工時成效有限、「特休假增加」則增加得不夠多,而且並未解決修不到、修不完的問題;相反地,被蔡政府砍掉的7天假,則是能有效降低年總工時的政策工具!第2次修法則讓「週休2日」徹底破產,目前2018年1-8月的平均月工時已比2017年要高,在2次修法之下,很有可能造成2016年後,工時連年上升(詳細數據與推論見高教工會網站)。

而因為勞動法令與實務變遷複雜,部份評論者不明究理地犯了武斷的錯誤,甚至說7天假原本就不存在,其實是誤解。有勞動法學者撰文指出,7天假之所以會變成只紀念不放假,那是因為台灣公務員的工作時間於2001年起,縮短為每週40小時,較當時勞工的法定2週工時84小時為短,所以政府就把7天所謂政治性節日改為只紀念不放假。但是勞基法施行細則一直保留這7天假,勞工於這7天假出勤工作者亦有2倍薪資之權利。

因此,大選過後的檢討與反思,未必就是事實與真相,民眾在參考閱讀的同時,應該多方參酌專家的看法,避免檢討變成護航,甚至衍生不必要的誤解,反而增加政府與社會的負擔。而在檢討改進之餘,吾人也應該放下激情,攜手前進,讓對立暫時降溫,讓社會隨著年末寒冬的來臨,恢復冷靜與清醒,祝福勝者為國為民,勉勵輸家東山再起,共同營造台灣的祥和與福氣,新年已近,台灣需要新的朝氣。

 
小心魔鬼就藏在細節裡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四, 13 十二月 2018 07:32

陳海天

中國歷代皇帝上朝或出巡時所戴的冠冕,幾乎在臉部前面都會有由好幾串連珠狀構成的小「面簾」,不會輕易讓人看到其真面目及表情,無非是想凸顯君王神聖不可侵犯的「至尊」地位,也可防群臣猜透他的內心世界;而在清朝,更有慈禧太后「垂簾聽政」的典故,她的「簾幕」,除了為掌控皇室大權、操縱皇帝卻又不便過於張揚而遮遮掩掩地故做神祕。

現今則有很多餐館喜歡掛串珠式門簾,而日式料理餐廳門口也大多掛有兩片式的布質門簾,客人上門必須先撥開門簾再進入店內。

本來裝門簾也不是啥了不起的事,問題是隨時都會有人去撥開,特別是洗手間的布質門簾,因有些人上過廁所後雖然會洗手,但卻寧棄烘手機或擦手紙而不用,習慣性的邊走邊甩,想把手上的水甩乾,到了洗手間門口見有布質門簾便「順手擦一擦」,手上的水雖然擦乾了,可是留在布簾上的細菌病毒卻反而回沾到手上。這只是餐館,至於醫療院所及車站就更要注意了。

記得前不久有外媒《Live Science》(現場科學)進行實測後所作報導指出,醫院病床的「隔簾」是整個醫院病菌最多的地方,甚至可能有抗藥性超強的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即使經過更換或清洗,短短2週之內又會聚集大量超級細菌,而且不論是診間或病房的病人、醫師、護理人員以及探病訪客,都有機會碰觸到隔簾,接觸性非常密集,更何況並非每家醫院都會定期更換或清洗,而MRSA超級細菌,如果有免疫系統較弱的人接觸到,一旦感染而引發一些併發症後則有可能會導致喪命。

此外,有些醫療院所也不太重視洗手間的衛生設施,在設計時多未考慮到男性使用者的隱私需求,以花蓮為例,即使花蓮慈濟醫學中心、基督教花蓮門諾會醫院…等大型醫院的部分洗手間,至今仍以兩片式布質門簾讓男性使用者「遮羞」,而國泰聯合診所以及臺鐵花東線的大富車站,同樣都遷就空間限制,有部分男用廁所仍以兩片式雙向彈性隔板勉強保護男廁站立式小便池區使用者隱私。其實這些都不符公共衛生要求,因為使用者都必須「出手」碰觸布簾或隔板,只會讓病菌更容易沾染到使用者手上。

只是要餐館、醫療院所與車站設法改善,因為目前法規上並無強制性,大概不會有什麼希望,人們不如自求多福,遇到這些布質隔簾,還是少碰為妙,可採欠身彎腰,低姿而過,至於遇到雙向式彈性隔板,則不妨利用隨身攜帶的原子筆或梳子之類的小物件,只頂開其中一片隔板,側身而過。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應該要隨身攜帶手帕,不論到哪裡,碰了哪些東西,都要勤於洗手,洗手後都用自己的手帕將手擦乾,養成良好的個人衛生習慣,就不怕超級細菌上身。

 
性教育不能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三, 12 十二月 2018 07:39

方圓

近日,導演鈕承澤傳出性侵案,由於在其為自己辯解的過程中,不斷強調自己對女方有好感、僅是雙方認知不同,但證據會說話,女方的驗傷報告顯示下體有多處撕裂傷,雙手也有瘀青。很難想像一般情況下的合意性行為會導致女方多處受傷,並堅決提告。此事讓人不禁感嘆,情感教育與性教育,特別對性自主權的尊重真是重要,不僅小孩要學,許多成年人也應該補課。

根據警政署統計,「近5年的妨害性自主嫌犯9成7為男性、被害人8成9為女性,各年齡層犯罪人口率及被害人口率,都以12至17歲少年最多。此外,嫌犯與被害人相識的比例也從2013年起逐年遞增至94%」。換言之,熟人性侵、約會強暴就佔了9成,顯見問題嚴重。

很多家長對於性教育總感覺難以啟齒,甚至學校老師替你教,也有家長覺得小孩子不用太早知道。問題是,不管從哪份統計資料都可以發現,青少年發生性行為的比例並不低,甚至青少年也是被性侵最多的。套句網友說的,你覺得你家小孩太小不用學性知識,但是性侵犯可不嫌你家小孩小。

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定期的學生健康行為調查,國內青少年初步性行為平均年齡有逐年下降的趨勢,「以2017年15~17歲在學青少年的問卷調查結果為例,在所有4萬1315名受訪學生中,坦承曾偷嘗禁果者就有3801人、比例9.2%,即平均每10人中即有近1人有性經驗。」(見:風傳媒報導)

甚至根據教育部的最新統計,「2016學年度各級學校通報學生懷孕人數784人,較上學年744人增加40人、增加5.4%;又其中國中小學生105人、比例13.4%,高中職233人、29.7%,大專院校446人、56.9%」。這裡頭有些是被家屬、親戚性侵,有些則是沒有採取安全性行為,但都同樣顯示出性教育的重要。

雖然多年來,婦女團體積極推動諸如「onlyYESmeansYES沒有同意就是性侵」、「不就是不NoisNo」運動,但是仍然有許多人傾向責怪受害者,例如覺得女性被性侵或性騷擾都是女性自己穿得太清涼、或在外喝醉,或跟加害者共處一室。但問題其實在於強暴的加害者不尊重對方的身體自主權、甚至人格權。

筆者並不至於認為,完全不需要教導女性學習認識風險情境及自保之道,但是,男性在此必須被課以更大的義務,亦即要能理解,即便女性同意私底下跟你共處一室,也不代表同意發生性行為。她或許真的對你有好感,但成年人的合意試探是一連串的過程,只要女生喊停,你就必須停下來,因為「不就是不」,不能因為覺得被拒絕沒面子就硬上。

台灣在某個程度上可以說是相當「仇女」的社會,也因此長得好看的女生很容易「被同意」,但是,這種文化需要改變,性教育、情感教育都得雙管齊下才行。

 
每位選民都是當選人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二, 11 十二月 2018 07:36

宋瑞文

大選落幕後,藍綠變天的結果,以及公投題目所顯示的民心趨向,社會上難免呈現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狀況。

對於不如己意的結果。人們難免會去怪罪非戰之罪的過程,認為對手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導致結果的不公正。這是人之常情,也有幾分真實。例如,有的小黨雖然以環保起家,卻在選戰中站到破壞生態的一方,幫起開發方造謠譴責環保團體,令人失望。

也有標榜支持弱勢的候選人,發表錯誤的民調資訊,誘導弱勢投入以多勝少的公投大選,結果一如預期,社會主流碾壓少數權益,讓弱勢深陷險境,並開啟後患無窮的危機。

諷刺的是,若是過程正當,且對手不擇手段,卻得到落選或敗退的結果,不免會讓人對公平正義失去信心。

反之,有幾位在選舉過程中,堅持理念重於勝選的候選人,最後得到辛苦的勝利果實。令人感到慶幸。也期待他們未來進一步開出的民主花朵。

因為保護環境而遭到暴力的基隆暖暖區王醒之,比起上次選舉,票數成長2倍多才擠進窄門,實屬不易。王醒之的當選,將使民眾和政治的關係馬上發生質變。因為他當選後的第一件事,是把議員投給議長的一票權力,帶回社區和民眾討論。這或許是台灣政治史上第一次有人這麼做。

先組織再選舉的勞動黨(新竹縣),驚險地從1席成長為2席,據報導,比起無當選時,最早能夠當選1席,服務勞工的質量便增加數10倍,希望今後再爆增為數百倍。

備受肯定的高雄市議員吳益政驚險連任。許多同志朋友因為他為跨性別提案過,容忍他沒為同婚表態。其實這樣的同權處理方式,很值得大家參考。同性婚姻的光芒遮掩了太多同志權益問題,而實益有限,性價比難言好壞。

比起候選人當選,民眾更應該把自己當做當選人,努力透過民意代表,曾幫忙在市議會提出自己關心議題的質詢。選民應該要有這樣的抱負,成功與否不敢保證,但未來一定好好利用陳情的管道。

未來國民也該秉持對公共議題的初心,透過代議政治,繼續為關心的議題貢獻綿薄之力,感謝自己一路以來對國家社會的支持與愛護,有如在宣傳車上揮手致意的候選人一般。

這次大選落幕了,人們又回到日常的生活,回頭面對自身所遭遇的問題。選舉是一時,生活是永遠,不管結果如何,日子還是要過。藍綠變天也不是第一次,世事難料,難說此刻的局面已成定局,永遠都還有機會為未來努力,為了社會也為了自己。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53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