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媒體本是中道力量、社會的良知良心,也是公眾的守護者。《東方報》自九十六年八月一日創刊迄今(前身東方快報),六十多位員工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只為守護花蓮這塊美麗的土地和善良的人民。尤其《東方報》為善盡社會公器責任,發揚人性光明面,堅持不刊登害人的「地下錢莊廣告」、「六合彩賭博廣告」 及「色情廣告」。 
「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東方報》是花蓮地區一家屬於「社區性」的報紙媒體,每日以八個大版刊登花蓮縣及十三個鄉鎮市的新聞,豐富的、完整的、深度的將全縣新聞呈現出來。而本人也特別要求《東方報》編、採同仁務必秉持「四不原則」∣「不捲入」、「不介入」的採訪和報導心態,提供讀者一個「不加工」、「不加料」的新聞議題,希望提供閱讀公眾一個純淨的新聞報導。  
花蓮是一處充滿「傳媒傳奇」的山城,實際居住人口不到卅萬,產業經濟及文化藝術相對的貧瘠、落後,但是地方媒體竟如此的「蓬勃發展」!因此在花蓮地方媒體充斥的當下,《東方報》將繼續走自己的正路,並堅持扮演社會的良知良心。(社長 林裕勳)

東方報

地址:花蓮縣花蓮市富吉路99號 電話:03-8561858

關於東方報

管理登入

訂報專線:
8561858轉101、102

訪客統計

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
mod_vvisit_counter今日55077
mod_vvisit_counter昨日41698
今天是: 07 23, 2018
有權有勢 人人平等 沒錢沒勢 罪加一等 列印
作者是 user   
週一, 23 七月 2018 07:31

◎林裕勳

「司法管不到他?」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將滿周年,台灣陪審團協會日前召開記者會痛批,從雲林王13年的定讞、花蓮王的18年未定讞,都在在讓人民看見司法以延宕、護航態度審理兩個地方上指標性人物。

前花蓮地檢署主任檢察官、現任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表示,案子會拖久,都是一審時,查不清楚就宣判,以致於到更一、更二、更三拖延。最多則是發回更18審(華定國弒母案)。而有權有勢人的案子,也拖得最久,「傅崐萁」的案子會拖這麼久,一定是整體司法出了問題。

台灣陪審團協會前理事長鄭文龍更進一步爆料,「我認識的,一年要花8位數字去擺平最高(法院)」,可以像傅崐萁一樣不會結,在最高、高院發回、更審。

鄭文龍指出,傅崐萁共有兩個案件纏訟多年,一案是傅崐萁於1997年介入台鳳股票內線交易;另一案是2003年間傅崐萁擔任立委期間,內線交易炒作合機電線電纜公司股票案。「花蓮王比雲林王技高一籌」。他強調,他們越厲害,表示司法越腐敗;這些案件可以一直拖,表示司法的制度是有問題。

不過,花蓮縣長傅崐萁對於涉炒股案纏訟18年結不了,自有一套說詞。106年10月11日他因涉證券交易法(通稱台鳳案)出庭,高等法院更三審進行準備程序。當時對於案件纏訟17年,傅崐萁批評檢方「起訴的基礎是多麼荒唐!」才會延宕至今,還呼籲國人應監督基層檢察系統。

外界對花蓮縣長傅崐萁施政褒貶不一,但「社會觀感很差」一詞落在他的身上不勝枚舉,且不分藍綠。僅列舉一、二溫故知新。2009年12月20日,傅崐萁就職宣布任命「前妻」徐榛蔚擔任副縣長,當時國民黨立委邱毅則痛批,傅崐萁不應該把花蓮縣政當家族事業,「社會觀感很差」。針對傅崐萁在任命前辦妥離婚,邱毅則嘲諷「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另一樁「社會觀感不好」的新聞是7月20日花蓮《更生日報》刊登一則新聞,題為「傅崐萁參選桃園市長?投下政壇震撼彈!」為政壇留下相當大的想像空間。這則獨家新聞登出後,吸引其他媒體跟進,有媒體報導說,如果傅崐萁要參選,他必須在7月24日前遷戶口。國民黨由立委徐榛蔚參選花蓮縣長,而徐榛蔚出身桃園望族,如果傅崐萁真的參選桃園市長,將創下「花蓮媳婦選花蓮縣長,桃園女婿選桃園市長」的紀錄。

不過,也有媒體引用國民黨黨內人士指出,曾經主政桃園的前主席朱立倫與傅崐萁有特殊交情,又與徐榛蔚桃園娘家有淵源,當初安排徐擔任不分區立委,算是政治結盟,無可厚非,但黨都已經提名徐參選花蓮,如果再禮讓傅崐萁,社會觀感不太好,「中華民國政治史上,哪有夫妻兩人同時參選縣市長?這開什麼玩笑﹗」

媒體報導傅崐萁、徐榛蔚夫妻可能同時參選桃園市長、花蓮縣長的政壇「震撼彈」,竟不到一天就煙消雲散,被國民黨打臉「社會觀感不太好」、「這開什麼玩笑﹗」變成政壇「啞巴彈」。

法官公正,是人民對司法最起碼的期待。對於同一案件的被告,如果有的被告早已定讞,甚至已出獄重新做人,但卻有其他被告還有辦法在更一、更二、更三拖延,打無限期的游擊戰,人民不僅對司法的觀感差到極點,難免也會認為司法不公,甚至懷疑法官收錢。台灣陪審團協會召開記者會痛批:「從雲林王13年的定讞、花蓮王的18年未定讞。」道理就在這裡。

 

法律就像鏡與秤 不能被動搖的

『搖鏡則不得為明,搖衡則不得為正。』:《韓非子‧飾邪》:鏡子保持清澈明亮而不受蒙蔽,美醜就可以從鏡子裡看出來;秤保持平整端正而不受干擾,輕重就可以清楚秤出來。搖動的鏡子不能清晰,搖動的秤算無法秤重,法律就像是鏡子與秤一樣,是不能被動搖的。
法律應該公正、公開,這個觀念在今日雖然普遍,但是在過去卻是經過一番爭議。這要從『子產鑄刑鼎』一事說起。
西元前五三六年,鄭國大夫子產鑄造「刑鼎」,把自己所制定的法律鑄在鼎上,公布在國人面前,使人人知曉。當時晉國大夫叔向知道這件事,即刻寫信給子產,痛批他的做法。原先各國在執行法律時,從不事先公布,要確定行為是否犯罪及如何處刑,都是貴族臨時決定。這是因為前人認為「刑不可知,則威不可測」,意思是說人民不知道刑法的內容,才會因它的深不可測而感到畏懼。
叔向的信裡提到,在下位人一旦知道法律的具體內容,將會因此和上位者爭論自己的行為是否合法,如此則尊卑貴賤的等級秩序將陷於混亂,國家也就陷入危險。對於叔向的意見,子產淡淡地回應說:「我的做法,是為了解決鄭國國內的問題,至於您的意見,恕我不敢接受。」
子產既然把刑法的內容公布在國人面前,再加上它是鑄在鼎上,更加不可能輕易更動。子產鑄刑鼎的行為,並沒有造成叔向所預期的混亂,反而使國人依法行事,更加不會為非作歹。鄰國看到鄭國的成功,紛紛效法,二十三年後,叔向所在的晉國也鑄造了刑鼎。
要建立司法的威信,就得符合天理人情,權貴犯罪,傷害性及影響性遠大於一般人,豈容輕易放過,而且要速審速決。這才是真正的「搖鏡則不得為明,搖衡則不得為正。」
 
<< 最先 < 前一個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個 > 最後 >>

第 1 頁, 共 2549 頁